Ian和Evan一起睡-❤

我的文喜欢就看,不喜欢就叉掉别白嫖了还逼逼,我写文是因为我开心,不是因为你

有人说图片有问题,那我评论里重新放一下链接吧

天上掉下个洛妹妹

【原作者已授权】占tag抱歉

双白圈是我见过的最严格的圈子。
总有人分分钟催着太太们产粮更文,太太们写完又说角色ooc了剧情不讨喜了。
真的不是太太们脾气变差变冷了,是有些精彩人的作为太让人膈应了。
如果你抱怨某个太太高冷或者脾气不好,很多时候并不是太太本人的原因,为什么所有人都会喷太太本人而不是那些找事的小透明?
精彩至极,精彩至极,太太们被撕被骂还都因为严格萌新。
社会,社会,惹不起。
可怕的不是妖魔鬼怪,可怕的是严格人。
妖魔鬼怪最多只是辣一下别人的眼睛,严格人非要把所有人膈应一次显得自己非常高风亮节。
你嘴那么毒,肯定活的很苦吧。
做人请留一线,不饶人的日后是有报应的,不是没人撕你,是懒得理你。圈子就这么大,我劝你善良。
可做个人吧?!

还有只代表我个人观念,不接受撕逼

看了那个人的评论我毅然决然换了头像!

占tag抱歉

天上掉下个洛妹妹(中)

ooc!ooc!ooc慎入!

这是中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

之后还会再做一些细小的修改

来啊造作啊!

小透明: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时光,欢迎小伙伴们进群造作 233333

天上掉下个洛妹妹(上)

ooc!ooc!ooc!注意注意

在开头写一下这个的本意是一辆车…一辆车…

★★★★★★★★★★★★★★★★★★★★

      “天上掉下个洛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蓝斯洛发誓…姜尚要是再唱他一定把他打成猪头!!还是肿的老高的那种!!


      “姜尚!闭嘴!你要是再唱,我就废了你!”姜尚虽然打得过蓝斯洛可是他不想让人生气…“洛洛,我不唱了不唱了”都是申公豹这个臭小子…老在他耳边絮絮叨叨的唱这个歌…


    “洛洛洛洛我不唱了!我不唱了!”要不是姜尚不知道复读机是什么,蓝斯洛真的怀疑姜尚和复读机是亲戚,姜尚你不会真和步步高有亲戚关系吧…


      姜尚看蓝斯洛老不理他,以为人生气了…“洛洛你别生气啦~”蓝斯洛翻了个白眼


      “姜尚…我拜托你别来烦我,你还要修炼的吧…”姜尚是背着他师傅跑出来的“哎呀~洛洛~你也知道我每天修炼那么累…”


      其实还不是元始天尊在他耳边叨叨叨说什么蓝斯洛是他命中注定的小媳妇儿…他也很想好嘛!可是…可是洛洛那么那么的会打人!


      姜尚看着蓝斯洛陷入了沉思…他还记得蓝斯洛那天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他和申公豹正在元始天尊面前听讲…然后…一个人就掉他怀里了。


      “这啥玩意儿?!!”姜尚当时都懵逼了吓得差点给人扔掉,还是申公豹眼疾手快给人拦住了“这是个人啊…师兄…”


      听到他师弟这么说姜尚才看了看,啊…这是个人…还是个很漂亮的大美人就是头发短了点“师傅这大美人,不是…这个人该怎么办啊?”


      元始天尊不愧是元始天尊,见多识广!看到人从天上掉下来一点也不惊讶,他看了看蓝斯洛,恩…和他的徒弟姜尚很有夫妻相…


      “子牙啊…你先把这个人带到客房去休息”元始天尊虽然表面上是个天尊,不过你们也知道人嘛都是有童心的。


      虽然元始天尊表面上毫无波澜,但是他内心想搞事情!他在想怎么让这个“小媳妇儿”和他的小徒弟在一起…


(元始天尊:搞事情我们是专业的!  作者:耶!我们是专业的!)


      姜尚想到那时的情景和早上师傅给他说的话“子牙啊…那个小媳妇…不是!那个…是谁来着?!待为师算一算…啊!蓝斯洛…对对对,蓝斯洛,他和你很有夫妻相啊…你要加油啊子牙,有什么不行的,要给师傅说啊…”


      元始天尊拍了拍姜尚的肩膀。姜尚总觉得他师傅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他不行?他不行什么???他有什么不行的!!!










这是一个车…不过我想分成上中下来写

大佬和小猫的故事(16)


来啦来啦!我来更文啦!在B站看布偶猫媚娘看到昏厥…啊…太可爱啦

以下正文

★★★★★★★★★★★★★★★★★★★★

楼满风摸着Evan的脑袋,啊…布偶猫真的超可爱!Evan喉咙里咕噜咕噜的,还蹭了蹭楼满风,那边骆时秋可不乐意了“wufu wufu”直叫唤。楼满风没有办法只好伸手摸了摸人的头“好啦好啦,没有忘记你,一会儿给你买好吃的好不好?”



Evan看楼满风不再摸他也就回到了易柏辰身边,时不时蹭着人的脖子冲人喵喵叫“Ian,Ian我想吃小鱼干!”易柏辰看着人可爱的样子拿出了一条小鱼干在Evan眼前晃了晃。Evan一下就扑上去吃掉了小鱼干。


“嘶…Evan你是不是指甲又长长了?”易柏辰把Evan的手拿起来刚准备看就被人把手抽回去了“Evan…你指甲一定长长了!”“米有!米有啦…”易柏辰一看人这样就知道指甲一定长长了!他不知道为什么Evan非常害怕剪指甲…


易柏辰把Evan抱在怀里,然后找齐之侃要了一个指甲剪“乖啦乖啦…剪完指甲就放你走…”Evan靠在易柏辰怀里尾巴甩来甩去有点紧脏的样子。易柏辰第一下下去的时候,Evan的眼神立马严肃起来了,第二下Evan发出了eng…eng…气fufu的声音,尾巴不开心的甩来甩去。


易柏辰也不管三下五除二给人剪完了一只手,第二只的时候Evan说什么也不让易柏辰再动了…易柏辰没办法只好拿出小鱼干“Evan你看,这是什么?”易柏辰拿着小鱼干在人眼前晃了晃去,Evan的眼睛就随着小鱼干转来转去,易柏辰把小鱼干送到Evan嘴边,Evan用剪好的那只手抓着。


易柏辰眼疾手快抓起要剪的那只手。Evan想把手抽回来还好易柏辰力气大“Evan怎么委屈巴巴的?”“eng…”Evan撅着嘴看着易柏辰,眼睛里水汪汪的,易柏辰要是再说一句话感觉都能哭出来



“好了好了不委屈不委屈…你看看周围那么多人呢,你的宾宾葛格也在,还有刚认识的由由他们都在呢,好了好了,给你剪完这只手就不剪了”易柏辰给人剪完Evan还是气鼓鼓的坐在易柏辰怀里“还生气吗?” “生气!我很生气!不管有多少小鱼干都不管用了!”虽然Evan还想吃小鱼干。


易柏辰看着人都笑了“那…小蛋糕怎么样?就是你最喜欢吃的那个!”Evan想了想…“好!就要那个!Ian你对我最好了!”Evan仿佛忘了刚刚剪他指甲的人是谁了。



骆时秋在旁边看着Evan那没骨气的样子哼了一声“哼…哼唧怪”



(楼满风:哎哟不可以这样!不可以这样讲哦!)







是啦我是短小君又怎么样?!别看少这可有八百多个字!!!可是一篇高考作文的字数啊!!!
   

我以后随缘写文了,你们能看到就看吧,看不到就算了,我也不补档了,删了就是删了,坑我也不想填了,就那样吧(占tag抱歉)

ok我他妈三观不正真是对不起啊,看文这种事难道不该像抄作业一样吗?你既然看了就不问对错,这他妈才是基本素质!!

edge   补档

ooc       不喜欢就叉掉,别白嫖了逼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