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n和Evan一起睡-❤

我的文喜欢就看,不喜欢就叉掉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

因为个人原因,钧天史录停更,最近很忙,没时间写了,请谅解…等到有时间会重新写的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十二)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好…阿黎说的都好”只要慕容黎说好执明从来就没说过别的话。慕容黎点了点头,第二日田氏便晋了昭仪,苏氏复位,还是元妃,特地的去了霜阳宫道谢,一进去便跪下说道“嫔妾苏氏多谢贵妃娘娘替嫔妾洗清冤屈!”“没什么的…本宫只是觉得你不像是哪要害本宫的人…”蹇宾对着人笑了笑。“阿蹇,恭氏尚在冷宫,若是不下决心除掉,恐怕是留有后患”一旁的陵光淡淡的说道,元妃闻言想了想,说道“娘娘,若要除掉恭氏,嫔妾有办法”“说吧…”蹇宾相信元妃不会伤害他的,至少现在不会。



    苏氏说道“如今恭氏被禁足在娴吟宫内,陛下既然说只是禁足,就没理由再去赐死,便需要我们逼恭氏一把”陵光闻言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你去冷宫挑唆他几句,让他再出手害阿蹇一次?”“你们…可有把握保护好我?”蹇宾摸了摸肚子,他不希望拿孩子去冒险。元妃踏进娴吟宫颐和殿的时候,里面一股子霉味,和冷宫无二,他用帕子盖住鼻子走进去,恭氏正坐在镜子前梳头发,元妃看着人说道“难为你还知道梳妆打扮”恭氏看了人一眼“臣妾…恭迎娘娘…”其实恭氏根本不想理元妃,但是苦于身份只能给人行礼“西晏,你一定特别恨祺贵妃吧?”元妃拿过梳子帮人梳着头发说道。



    “不然呢?妄图混淆皇家血脉…居然还能安全的活在宫中!”恭氏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我跟你一样,他害得我被褫夺封号囚禁宫里,估计也没想到我会有复位的这一天”元妃给人梳着头发说道“那你…”恭氏从镜子里看了人一眼“来找我做什么”元妃勾唇给人盘着高髻,说道“西晏,不如我们一不做二不休,反正都已经在陛下面前不得宠了,与其看着蹇氏嚣张,不如…除之而后快”



    “…”恭氏笑了笑,既然元妃有这个想法他不如就这么办…“既然如此…就这么做吧”元妃给人戴上摇冠,勾唇道“第一步,分掉祺贵妃的恩宠,我看你身边伺候的那个栩儿,长得有几分皇后的样子,气质也像,你觉得呢?”恭氏看了一眼栩儿“形似神不似罢了…”“形似就够了”元妃勾唇挑了挑眉,形似就足够了,要神似做什么?“那你就放手做吧…”恭氏拢了拢自己的头发。



    元妃安排栩儿去长春宫伺候了,一般进去个什么打下手的宫人不会有人过问,执明那天去过长春宫后,果然注意到了栩儿,慕容黎一边给人剥橘子,看见人一直在看那边站着的栩儿,问道“陛下,您看什么呢?”“阿黎…你看那个人…长的像不像你”执明指了指栩儿,就算像,他也不喜欢!他只喜欢阿黎。慕容黎看了一眼栩儿,垂眸勾了勾唇,给人喂了个橘子,便对栩儿招了招手“栩儿,过来帮陛下剥橘子吧”



    执明都不抬头看栩儿,冲慕容黎笑着“我要阿黎喂我!”“是…”栩儿走过来帮人剥橘子,慕容黎又给人喂了一瓣橘子,笑道“陛下觉得栩儿如何?”“如何?就那样啊…”执明喜欢慕容黎也不全是因为脸,如果只是脸,他为什么要把蹇宾和陵光他们给别人。慕容黎摸了摸的肚子,勾唇道“陛下都说栩儿像臣妾,臣妾如今怀着身孕,没有办法陪着陛下,便让栩儿陪着,如何?”“不要…朕喜欢的事阿黎这个人,不是这张脸,光有脸一点用也没有!”执明才不会让慕容黎离开他,绝对不会!



    慕容黎勾唇握住人手,说道“臣妾觉得如今后宫添一个妃嫔也不错,采衣,才人,贵人和美人位都空缺无人,再这样下去,前朝又要给后宫送人了,不如栩儿便晋为采衣,如何?”执明看了人一眼,他总觉得这个栩儿不简单“等朕去问问阿蹇再做决定吧,如何?”“好”慕容黎勾唇笑了笑,又给人喂了一个橘子,正说着就有宫人跑进来“陛下,皇后娘娘!祺贵妃突然腹痛,像是要生产了!”“什么?!”执明看了慕容黎肚子一眼,不应该啊,两个人不是差不多一起怀孕的吗?



    慕容黎算了算,如今也有九个月了,这不是还有一个月吗,怎么会现在就生,他正想着说一起去,便突然腹中一疼,跌坐了回去“啊!陛下…疼…”这也不知道是什么缘分,他们怀孕是一起查出来的,结果生孩子也挤在一起去了“这…传朕旨意!快去给皇后请御医!让齐将军替朕去看好祺贵妃!”



    方夜赶紧去请太医,齐之侃在将军府一听到消息,就直接入了宫,直奔霜阳宫,一进去就听见内室传出来的痛喊声,他定定的站在外厅,按规矩他不能进去,只能等,可是他着急啊,所以一动不动的站着,脸色冷的不得了,看着宫人不停端出一盆子血水,攥紧了拳头,而慕容黎那边,方夜不停的给床上的慕容黎擦汗,三个太医三个接生的产公,慕容黎攥紧被子仰头痛吼“啊!!”



    “啊!我不生了…我不生了…”蹇宾疼的一额头的汗“不生了…”执明在门外只能干着急“上天保佑,上天保佑阿黎没事没事”齐之侃脸色铁青的站在外厅,这来往帮忙的人都避开他,齐之侃听着里头的声音,心疼的不得了,慕容黎这边出了好多的血,多的可怕,人都喊的没力气了,用参汤吊着气,太医出去禀报道“陛下,娘娘身子本就弱,这现下出了好多的血,臣等只能竭尽全力,剩下的…只能看娘娘和小皇子的造化了!”



    “一定要救阿黎!一定要救他!”孩子没了还可以再有,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太医自然是竭尽全力去救,但是这有时候尽人事听天命,他们也无能为力,一直到傍晚,霜阳宫传出第一声孩子的啼哭,产公抱着孩子出来,齐之侃挥手让人把孩子抱走,让其他人下去,便进了内室“阿蹇!”而长春宫还在生产,慕容黎血崩太过严重,整个人已经快要失去意识,陵光一个时辰前就赶过去了,在长春宫外和执明一起等,急得不得了,又看见不断有人端着血水出来,宫人跑过来禀报道“陛下,祺贵妃顺利诞下皇子,已经抱去霜阳宫内暖阁了”



    “小齐…”蹇宾疼的脸色都发白了“给孩子起个名字吧…”执明在外头急的团团转,阿黎怎么还没好“叫执靖吧…”执明半天蹦出这么一句“别说话了…”齐之侃握着人手放在嘴边吻了吻,名字什么的都不重要,蹇宾才是最重要的,执明给赐的名字,自然是用在明面上的,宫人点了点头就下去了,陵光听蹇宾生下来了,好歹也舒了口气,但是阿黎这怎么还没生下来,陵光急得说道“阿黎怎么还没生下来啊…可千万不要出事啊…”长春宫里的叫喊声突然停了,太医跑出来跪下说道“陛下!皇后娘娘晕过去了!”



    “什么?!朕!命令你们!去救皇后娘娘!!”执明真的害怕慕容黎就这么没了“陛下,并非微臣不想救,微臣已经让人给娘娘喂了药,能不能醒的来,就看娘娘造化了啊!”太医话刚说完,执明就一脚踢翻了太医,直接推门就进去了,陵光也跟着进去了,执明姿态都顾不得了,刚进了内室,就看到慕容黎脖子额头和脸上都是汗,头发黏在脖子上,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的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跟个死人一样,被子上好大一滩血迹,他脚下不稳的踉跄了一下,陵光一看瞪大眼睛捂住了嘴巴。



    执明赶紧跑过去抓住人的手“阿黎…朕不能没有你,你醒醒好不好,如果你不醒过来,朕…朕…朕就解散后宫!”慕容黎还是没什么动静,产公和几个太医都要急死了,这药汤灌都灌了,怎么还没动静呢,陵光红着眼睛捂着嘴巴,眼泪不断掉落,这生个孩子,怎么会…蹇宾担心慕容黎,齐之侃便派人去看看情况,宫人快步跑进了霜阳宫,跪在外厅对内室的人说道“将军,贵妃娘娘,皇后娘娘难产血崩,晕了过去”



    “什么?!”蹇宾挣扎着就要起来“扶我…扶我去看看阿黎!阿黎不能有事”执明狠了狠心“阿黎要是再不起来…我就和阿黎一起去了”孟章拿着慕容黎亲手绣的老虎帽跑进来,跪在床边把帽子塞进人手里,哭着说道“阿黎,你一定要坚持住,你看,这是你亲手给小皇子绣的帽子,这是你盼了好久的小皇子啊,你不能放弃啊阿黎!”齐之侃赶紧把人扶住,说道“阿蹇,你刚生产完,哪里都不准去!”



    “我不去看看阿黎,阿黎要是没了可怎么办!”蹇宾掀开被子刚要下床就被人塞了回去“阿黎…你快点醒醒…不然一会儿阿蹇也要来了”齐之侃看着人说道“我去看看,你给我好好的在床上躺着,哪里都不许去!”说罢便起身对侍卫说道“看好贵妃,本将军去一趟长春宫”慕容黎好像摸到了手里的老虎帽,手指动了动,慢慢的回过了意识,睁开了眼睛,疼痛又渐渐的回来了,他皱着眉仰着脖子“啊!执郞…啊!!”



    “阿黎!”执明赶紧对人说话“我在我在…阿黎我在呢”慕容黎攥紧了虎头帽子和执明的手,用尽了全身力气“啊!!——”伴着一声婴儿啼哭,慕容黎的眼睛变得迷离,慢慢闭上又晕了过去。“阿黎…阿黎”执明也不看孩子,他就怕慕容黎出事”太医!皇后还好吗?”



    太医跪下说道“回陛下,娘娘只是力气用光了,累了罢了,微臣会给娘娘开补血的药方”“那就好…那就好…”执明抱着慕容黎,还好没事没事。



    陵光也松了口气,坐在椅子上抚着胸口,孟章起身走出内室,对下人说道“去霜阳宫禀报,说皇后娘娘没事了”“是!”下人点了点头没想到刚到门口就看见了齐之侃“齐将军…”齐之侃问道“皇后娘娘如何了?”



    齐之侃闻言才松了口气,说道“本将军知道了”齐之侃回到了霜阳宫,走进内室“阿蹇”“阿黎如何?”蹇宾正逗孩子玩呢,见人回来看了人一眼。齐之侃走过去坐在人榻边说道“皇后没事,顺利生产了,只是体力不支睡过去了”



    “那就好…那就好小齐来抱抱孩子吧”蹇宾把孩子递过去。齐之侃接过孩子抱在怀里,也不知道怎么抱才对,有点手忙脚乱“这…这怎么抱啊?”




    “噗…小齐过来我教你”蹇宾把孩子放在齐之侃怀里”这样就好了”齐之侃把孩子抱好,孩子就开始哭,他又慌了“这…这怎么哭了?我怎么哄啊?”



    “小齐逗逗他呀”蹇宾看着齐之侃忙手忙脚的样子就想笑“怎么逗啊?这…你…你笑一个!”齐之侃看着孩子用着命令的语气说。蹇宾笑出了声“小齐把孩子给我吧…”蹇宾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点了点孩子的鼻头“宝宝~我是娘亲~”



    齐之侃看着孩子瞪着大眼睛不哭了,皱了皱眉,说道“这孩子怎么到我手里就哭啊…”“你不会逗他啊…”蹇宾让齐之侃继续抱着孩子“你抱着,我逗他”齐之侃抱着孩子,看着蹇宾斗孩子,勾唇顺势在人额头上吻了吻“阿蹇,辛苦你了”



    “不辛苦,宝宝~那是爹爹!”蹇宾指了指齐之侃“你看,爹爹…”齐之侃勾唇摸了摸孩子脸蛋,说道“我这段时间好好的想了想,孩子…就叫齐宣靖,陛下给赐了名,叫执陵,总之都是靖儿…没什么差别”“好…小齐想叫什么就叫什么”蹇宾笑了笑“孩子…小名就叫果子吧”



    “好…果子”齐之侃笑着亲了人一口,慕容黎这孩子一落地就昏睡不醒,睡了连着七天,执明都快担心死了,每天上朝都心不在焉了,这天才下朝,宫人就去禀报说皇后醒了,执明赶紧就跑去了长春宫,慕容黎靠在床头任方夜喂着药,听见脚步声,转头便看见执明进来了,作势便要下床行礼“陛下…”



    “阿黎!你可算醒了!”执明走过去抱着人蹭了蹭,他不能没有慕容黎,不能失去他”方夜见状便退了下去,慕容黎被人抱住,勾唇笑了笑,说道“陛下…臣妾这不是醒了吗…没事了”“阿黎…你可吓死我了…”执明紧紧的抱着人,生怕是一场梦。



    慕容黎回抱住人,他知道他昏睡了这么些天,执明肯定担心极了“夫君…我没事…没事了…”“阿黎…”执明抱着人躺下“我都好久没和阿黎一起睡了…”慕容黎挪了挪给人留了位置,躺在人怀里,勾唇说道“夫君…咱们的孩子还好吗?”“好…舜儿可好了”执明抱着慕容黎亲了亲。慕容黎闻言笑了笑“舜儿…是陛下给起的名字吗?真好听”“是啊…我们的孩子…就叫执舜…”执明希望这个孩子之后是个明君…



    慕容黎勾唇说道“炎儿如今也有伴儿了,希望他们兄弟以后都能和睦相处…”“是啊…炎儿今日去看舜儿了…他可喜欢这个小弟弟了”慕容黎闻着人身上龙涎香的味道,觉得很安心“夫君…舜儿是臣妾用命生下的,夫君一定要好好保护舜儿…”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十一)



    蹇宾留在长春宫撸桓桓,慕容黎坐在一旁看着,笑道“你若是想桓桓,便把它带回霜阳宫就好啊”“小齐不让我带…”蹇宾一脸可怜兮兮“我也想带啊…”



   “你不说本宫都忘了,如今你有孕,不能碰猫,本宫月份大了,也碰不得了”慕容黎无奈的笑了笑“一会儿我便让方夜把猫送去陵儿那里”



    “啊…那我以后得去陵儿那里了…”蹇宾嘟着嘴一脸的不开心。慕容黎勾唇问道“说正经的,五行草一事,你当真觉得是苏氏做的?”



    “我觉得…不是他…”苏氏那么贪生怕死怎么可能是他?慕容黎垂眸道“本宫也觉得不像是他,但是安良人没有那样的心机,也不像…”



    “那…”蹇宾皱了皱眉“我觉得…像是宜贵人…”“宜贵人?”慕容黎闻言想了想“的确有可能,安良人一向和他交好,说不定安良人领五行草,也是他授意,他的嫌疑的确大”



    蹇宾摸了摸桓桓,那个宜贵人看起来就不安好心“嗯…我觉得就是他…”慕容黎说道“那便想办法引蛇出洞啊,阿蹇那么聪明,一定有办法的”“阿黎就会夸我…”蹇宾摸了摸桓桓的下巴,有人夸他,真开心!



    蹇宾在回去的路上,对厌离说道“去告诉太医院,本宫明日派人去查五行草的统共数量,务必大声的告知,可明白了?”打草惊蛇也是一招,引蛇出洞也是一招,他先惊了蛇,这蛇一慌,自然就出洞了。“是…”厌离从心里敬佩他家娘娘,娘娘真的是聪明得不得了。



    蹇宾摸着肚子,他一定会好好保护小齐的孩子,既然有人想害他,就别怪他了,太医院被宜贵人叶氏安排了眼线,听到厌离去说要查五行草总数,便赶紧通报到了宜贵人那里,叶氏闻言惊慌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你说什么??祺贵妃要查五行草?”




    “是啊,奴才刚听到就给娘娘你报告了…”底下的人看了眼宜贵人“涟漪!速去太医院,偷偷的告诉江太医,说让他来本宫宫里一趟!快去!”宜贵人坐在椅子上让自己静下心,就算死,他也要拉个陪葬!“是…娘娘”涟漪赶紧跑去太医院找江太医“江太医,江太医,娘娘让你赶紧去一趟”



    江太医闻言皱了皱眉,这个时候…难不成是为了安良人的事情?他赶紧赶了过去,到了宜贵人叶氏宫里,江左民听见人说的,吓得跪在了地上,说道“娘娘,这让安良人假孕可是欺君之罪啊!!”“本宫让你做你就去做!”宜贵人就算死也要拉一个人下台!。江左民闻言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厌离进了霜阳宫,在蹇宾耳边说道“主子,江太医被叫去了咸福宫”“那看来…就是他了…”蹇宾笑了笑“这么看来,他是坐不住了”




    叶氏给了江太医许多钱,又说让江左民给田氏诊了脉就直接离宫,走的越远越好,一个时辰后,安良人正坐在房里写字,便看见宜贵人进来,笑道“叶哥哥!”宜贵人勾唇走过去,说道“叶哥哥今天带了太医来给你请个平安脉”




    “好!”安良人点了点头,还是叶哥哥对他好“叶哥哥对我最好了”



    江左民走过去打开箱子,拿出垫子和帕子,安良人很是配合的让人诊脉,江左民把了一会儿脉,眉心一皱,眼里划过了一抹庆幸,笑着起身说道“恭喜安良人,您已经有孕半个月了”“真的吗?!”安良人别提多开心了“叶哥哥!我有孕啦!”



    宜贵人知道执明除了慕容黎从未碰过任何妃嫔,看这小傻子的反应,执明居然碰过?安良人身边的宫人便赶紧把这个喜讯带去了执明的安政殿。执明知道的时候有点惊讶,这下怎么和阿黎解释?“行了…你们都下去吧”



    后宫妃嫔有孕,自然是也要通知长春宫,慕容黎得知这个消息时,勾唇说道“本宫知道了”刚说完就听见人通报陛下驾到,便起身行礼“臣妾参见陛下”



   “阿…阿黎…”执明看着人笑了笑,他真的害怕慕容黎就不理他了“阿黎…不会生气吧…”慕容黎闻言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被人揽腰往怀里一抱,脚不自觉掂了起来,吓了他一跳,无奈道“陛下!臣妾大着肚子呢…快松开!”“嗯…朕知道”执明抱着人摸了摸肚子“朕就是想摸摸”



    慕容黎勾唇笑了笑“臣妾不生气,臣妾早就说过,陛下不可以冷待六宫,让皇嗣凋零,安良人有孕是大喜事”执明摸着人的肚子总觉得对不起慕容黎“阿黎…”



   “陛下,臣妾真的没事,陛下不必担心”慕容黎摸了摸人脸颊笑了笑,他原本就担心执明因为他,弄得子嗣凋零,对不起列祖列宗,那他这个皇后岂不是没有行好规劝的责任,只要执明心里爱他,便好“阿黎…”执明像个大型犬一样蹭了蹭人。



   “陛下又跟小孩子似的了…”慕容黎无奈的吻了吻人,笑道“陛下以后不要再为了臣妾守身,你是帝王,不能在你这里让执家的子嗣凋零”



   “啊…炎儿什么时候长大啊…”执炎长大他就可以传位了“陛下,执家世代都子嗣盛隆,您也有六个兄弟呢,不能只让炎儿孤孤单单啊,虽然臣妾肚子里还有一个,可是也不够啊,陛下…不要再冷待后宫了,答应臣妾”慕容黎认真的看着人“这不是还有蹇宾肚子里的那个嘛?还有陵光…虽然不是真的也差不多了”


   “那也不是龙裔啊,陛下,你如此是对列祖列宗不敬,是大逆不道,你是想上天报应在炎儿身上吗?”慕容黎故作生气的甩开人手“…这…那我们多生点好了…”执明才不想要那么多…万一以后争皇位可怎么办。



   “陛下!”慕容黎这次是真的生气了,都喊起来了,红着眼睛看着人“您非要如此吗!若是您执意如此,您废了臣妾吧!身为皇后…竟然害得陛下子嗣凋零,臣妾是要被文武百官唾骂被天下人指的!你置臣妾于这等地步,不如废了臣妾算了!”执明赶紧安慰人“阿黎啊生的多不如教得好,我有这么多孩子就够了啊!”



    慕容黎有意做贤后,但执明却总是因为他冷待后宫,和前朝不和,这样他这个皇后还能做多久?闻言他更气了,推了人一把说道“臣妾与您说的是规矩,您与臣妾说的是什么?子嗣凋零是对不起祖宗,您倒是对得起臣妾了!陛下不必跟臣妾说别的了,去看看安良人吧!”


   “…”执明抱着人不让走“阿黎!阿黎!不行!你要走!朕就哭!”



    慕容黎刚想先去看看,就被人从身后抱住,挣扎着想挣脱开,但是那人抱的太紧了,慕容黎说道“陛下您松开!”“不松!阿黎生我气了我不松手!”执明抱着人怎么可能松手。



    “陛下…臣妾只是生自己的气罢了,臣妾身为皇后没有行到规劝之责,无颜面对列祖列宗!等臣妾死后,陛下最好别把臣妾葬入昭陵,臣妾羞愧!”慕容黎气的眼睛都红了“阿黎…”执明听人这么说撇了撇嘴“我听话…阿黎别说这样的话…”



    慕容黎在人怀里转了个身,看着人说道“陛下…就算是为了臣妾,您也要做一个真正的君王,好不好?”“好…”执明只能叹了口气“那阿黎陪我一起去看安良人好不好?”



    慕容黎勾唇点了点头“好…我们一起去”“嗯!”执明没有办法阿黎那么坚持,也就只能去了吧。两个人到了咸福宫望月楼,安良人笑着出来迎接,行礼道“参见陛下,参见皇后娘娘”“嗯…快起来吧”执明给人扶起来“炀儿今日感觉如何?”



    “谢陛下…臣妾感觉好极了,臣妾知道有孕以后,迫不及待的想告诉陛下,便让人去通报了”安良人笑着说道“嗯…甚好,以后啊没事你就去阿黎哪里走走…取取经…”执明摸着慕容黎的手说道。



   “陛下,不如再让太医给安良人诊一次吧,好让我们也放心”慕容黎笑着说道“好…来人让太医再给安良人诊一次”执明看了宫人一眼,让人赶紧去请太医。



    三个人进了望月楼,后脚宜贵人就来了,等太医过来,宜贵人一看居然是江左民,他居然没离开!叶氏突然慌了起来,江左民行了礼,便直接跪下了,说道“陛下,微臣有罪!”“江太医何罪之有啊”执明就觉得蹊跷,这个江太医刚刚在宫门口徘徊那么长时间不走肯定有问题。



    江左民看了一眼叶氏,叶氏压下心慌,狠狠地瞪了江左民一眼,江左民嗑了两个头说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是…是宜贵人!宜贵人要微臣告诉安良人已有身孕,陛下定会过来让太医重新验过,那么安良人就是假孕欺君了!而宜贵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祺贵妃突然要查五行草数量,宜贵人怕谋害皇嗣的事情败露!”宜贵人闻言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愤怒道“你胡说!本宫没有!”安良人闻言都懵了“陛下!臣没说谎啊!还望陛下明察!”江左民又想起了什么“安良人并没有假怀孕!他是真的怀孕了”田氏整个人都如同五雷轰顶,叶哥哥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害他呢?不会的…叶氏腿软的踉跄了两步,赶紧跪在地上哭着摇头“陛下臣妾没有!臣妾没有害祺贵妃的孩子!是江左民诬陷臣妾!陛下!”




    “陛下可以去查查当日只有宜贵人的人碰过祺贵妃的菜!”江左民对这件事清楚的不得了“江左民!!”宜贵人狠狠地看向人,执明沉默了半晌,憋着一肚子火,说道“叶氏,非要朕去查吗?朕只问一句,是不是你?”叶氏闻言愣住了,眼泪顺着眼眶留了下来,安良人红着眼睛看着人“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你个蠢钝如猪的人分位都比我高并且还怀了孩子!你问我为什么?!”宜贵人恶狠狠的盯着安良人。田氏闻言心里轰隆一声,心似乎沉进了寒坛中,攥紧了手,两步走过去直接给了叶氏一巴掌,红着眼睛吼道“这个贱人!假孕欺君可是要株连九族人头落地的!你居然如此想我死,我那么信任你你居然让我差点遭此灭顶之灾!”“你死总好过我死!”宜贵人对着人笑了笑,他要为自己打算安良人死总好过他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慕容黎将田氏搂住,让人安坐下来,一边帮人顺着心口,一边对执明说道“叶氏罪证确凿,陛下处置吧”慕容黎将田氏搂住,让人安坐下来,一边帮人顺着心口,一边对执明说道“叶氏罪证确凿,陛下处置吧”



   “那就…赐死吧…谋害皇子…也就是这个下场了…”执明看都不看就让人把宜贵人拖了下去。叶氏心灰意冷的被拖了出去,声嘶力竭的喊道“田暨炀!你的孩子能不能生出来还不一定呢!!哈哈哈哈哈哈”田氏红着眼睛掉着眼泪,慕容黎安慰道“炀儿…怀孕了是喜事,莫要哭了”“嗯…”田氏抹了抹眼泪,可他就是难过,他对宜贵人那么好…“嗯…嗯…”



    慕容黎勾唇道“陛下,如今安良人怀有龙裔,也该再晋封了,便晋封为安昭仪如何?等孩子生下来,再升一级,就是安嫔了”田氏闻言眼里都是坚定,对孩子的坚定,他本不是痴傻,只是太过信任叶均,如今…他只信自己…



谢谢小可爱给我p的封面,谢谢谢谢我不是忘了只是我没有用电脑发文而已,我觉得发文还是手机快

长相思:

@Ian和Evan一起睡-❤ 补上您的封面,还是猪猪说的没错,你就是会忘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十)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本宫不去!本宫又没做错事!”元妃要去了他就完蛋了。小嵘闻言赶紧跪下说道“齐将军,我家主子绝对没有用这五行草去害贵妃娘娘,齐之侃明鉴啊!”齐之侃冷漠的看了人一眼,元妃冷静下来想了想,说道“小嵘,你在宫里,本宫去一趟”齐之侃握着的剑换了个手,说道“娘娘请吧”元妃真的头疼,他怎么就这么背呢??不是他啥也没干,就生了个病,这年头生病也不行了吗???


    昭嫔看见元妃被带走,攥紧了五指,他知道元妃不可能害祺贵妃的孩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惹次灭顶之灾,宜贵人在宫里听着下人说元妃被搜出对应量的五行草,被齐之侃带走了,惊讶的微微睁大了眼睛“什么?你确定是齐之侃亲自带人把元妃带走了?”


    “是…娘娘”执明看见元妃的时候皱了皱眉“齐将军查出来了?”宜贵人沉默了片刻,看向安美人住的方向,说道“他可真是命不好…”元妃跪在地上,说道“臣妾并未害祺贵妃,臣妾知道,如今说什么陛下都不会信,但臣妾问心无愧!”“这…”执明看了眼齐之侃,齐之侃那个脸色黑的和锅底一样“那…褫夺元妃封号,降为才人,禁足长信宫吧”齐之侃闻言楞了一瞬,难道执明觉得这个元妃不一定是真正的下药之人?不然怎么会只是降位禁足,元妃闻言双臂张开划到胸前,叩拜行礼“才人苏氏,谢陛下隆恩”能留他一命,便是可以沉冤昭雪,尽管禁足在长信宫也罢了。


    “下去吧~”执明也不觉得元妃能做出这种事,元妃也就是个思想“单纯”的小可爱不可能做出这种事。苏氏叩拜在地上,闭上眼睛,如今保住命便好了,苏氏离开后,齐之侃才问执明“陛下,为何只是降位,难不成陛下觉得…苏氏并非真正的…”“是…苏氏不可能是的…他没有那样的心机…”执明喝了口茶“齐将军还是要多多仔细观察啊”“末将是外臣…观察陛下的妃嫔算什么样子…”齐之侃别过眼嘟囔了一句“哦?你不去看看蹇宾吗?我可是看见他摸你手来着…”执明意味深长的看了人一眼…


    “末将告辞!”齐之侃干脆利落的告退,然后就走了,陵光和孟章都在蹇宾宫里,厌离跑进来说道“主子,查出来了,是元妃娘娘用五行草想要害主子,现在元妃娘娘已经被褫夺封号降为才人了”“是吗…”蹇宾摸了摸腿上的泡泡,他总觉得不是元妃…


    孟章闻言笑了出来“苏氏若是要害阿蹇肚子里的孩子,何必用这么蠢的办法?”陵光摇着扇子垂眸道“我看啊…是另有其人”“嗯…我也这么觉得”泡泡抽了抽鼻子然后叫了起来“小齐来了…”闻言,陵光和孟章都看向门口,齐之侃刚好从门口进来,陵光惊讶道“阿蹇你神了啊,你怎么知道齐之侃来了?”


    “泡泡说的…”泡泡可了解齐之侃身上的味道了,每次齐之侃来泡泡都要叫两声。齐之侃勾唇行礼“末将见过宸妃娘娘,德妃娘娘…”陵光拿扇子碰了碰鼻尖,笑道“免礼吧…”


    “小齐~我想你了,泡泡…也想你了”蹇宾站起来走过去抱了抱人“啧啧啧,天天见还想…”陵光啧了两声,起身又说道小孟章啊,咱们还是快走吧,别打扰人家了”“对啊对啊,你们快走吧”蹇宾冲陵光做了个鬼脸。齐之侃勾唇搂住人腰“这么快就想我了?”“是啊…想你想的不得了…”蹇宾抱着人吧唧亲了人一口“小齐你看看我多想你”


    齐之侃把狼崽子拎起来放在一旁,笑着吻住人,抚摸着人肚子,小心不碰着人。“小齐~”蹇宾摸了摸人的脸,怎么感觉小齐又瘦了“小齐又瘦了”


    齐之侃握住人手“我常在军中练兵,吃的自然不比在府里或者你这处好”“嗯…小齐要是能天天在我身边陪我…就好了”蹇宾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是贵妃,我是将军,这自然是无法实现的,不过我这不是每日都来陪你吗?”“哎…什么时候我才能成为将军夫人啊…”蹇宾这一辈子是只想做将军夫人的。齐之侃勾唇牵着人走到椅子前坐下,让人坐在腿上,搂住人腰说道“我这样每天来陪着你还不满足吗?”“不满足…小齐都不亲我,我怎么会满足!”蹇宾故意撅起嘴让人亲亲。


    齐之侃笑着直接吻住人,手托着人后颈,一只手搂着人腰吻着,在人鼻尖和额头上都亲了一口“贵妃娘娘的嘴唇软极了”“齐将军的嘴唇也很软…我很喜欢”蹇宾笑着舔了舔齐之侃的嘴唇。


    齐之侃摸着人鼓起的肚子“你放心,以后你吃的所有食物,都会再三检查,不会再有事了”“嗯!小齐摸摸…孩子在动”蹇宾把齐之侃的手放在肚子上。


    “孩子还不会动呢,你这是吃多了”齐之侃轻轻的拍了拍人肚子“不许拍!”蹇宾咬了人一口“这就是孩子动!才不是我吃多了”“好好好,是孩子动,不过你啊…一个人吃两个人补,多吃点也难免,把咱们的儿子吃的白白胖胖的也好”“哼!你是不是觉得我胖了!”蹇宾捏了捏肚子上的肉肉。齐之侃把人手握住“自然不是,你多胖我都喜欢,你胖一点更好看”“我看你你就是嫌弃我了!”蹇宾撅着嘴就是不开心,他不就是胖了一点点嘛…


    “你瞧你这嘴巴撅的,都快能挂油壶了”齐之侃捏了捏人嘴巴“反正不管你多胖,我都抱的起你”“我才不胖!不胖!”蹇宾转过头去不看人“泡泡都比你好”“不胖不胖,你最瘦了齐之侃在人脸上亲了一口,哎…媳妇儿难哄“哼!”蹇宾抱着泡泡不说话“泡泡…我们不理这个坏人,他是大坏蛋!”


    齐之侃把狼崽从人身上拿下去“狼毛对胎儿不好,我一会儿把它带走”“不行!我都没有桓桓了,你还要带走泡泡吗?!”蹇宾抱着泡泡不松手,他不要泡泡离开。


    “阿蹇…听话,这狼毛对你腹中胎儿不好,你都是做娘亲的人了,还要如此任性吗?”“可是…你又不能时时刻刻陪我,我看到泡泡就能想起你啊!”


    “我每日都来陪你还不够?等你生下孩子,狼你天天抱着我也不说你什么”“小齐…”蹇宾扯了扯人的袖子…也不知道怎么,蹇宾一怀孕就特别爱和齐之侃撒娇。


    “你就剩六个月就生产了,泡泡哪能那么快就把你忘了?”齐之侃无奈道“会的!泡泡会忘掉我的!”蹇宾一想起自己养到现在的小狼不记得自己,眼泪就止不住的掉。


    齐之侃看人哭了,心疼的不得了,抱住人哄了哄“好了别哭了,这狼对你身子有损,你若是继续养着,必定是难产,若是你出什么事,我可怎么办?”“那小齐不许离开我…”蹇宾紧紧的抱着齐之侃就不松手,怀了孕他的情绪也越发的不稳定了。


    “好…不离开”齐之侃抱着人抚着人后背让人气顺,可真是愁死他了“嗯…嗯…”蹇宾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睫毛上还挂着眼泪,就这么趴在人怀里睡着了。齐之侃看人没声音了,看了一眼才知道人睡了,无奈的把人眼泪擦掉,在人嘴唇上亲了一口,抱着人走到床榻边把人放下。


    “嗯…小齐不许走…不许走…”蹇宾睡着了还不让齐之侃走。齐之侃勾了勾唇,在塌边坐下,把人手合进掌心里,长信宫正殿里,苏氏坐在榻前的木阶上撑着脑袋,听见宫人进来,姿势都没变,淡淡的问道“陛下派人封了正殿是吗…”蹇宾握紧了人的手,他现在就是离不开齐之侃“是…娘娘”


    苏氏偏头枕在胳膊上,趴在床边,说道“本宫知道了…”他知道他能留住命,就是执明并没有全然相信是他所为,这就足够了,过了几日,便是安美人侍寝,执明向来喜欢安美人田氏,不过也是帝王之宠罢了,这一宠幸,便连着七八天,又晋了一次位分,直晋两级成了良人。


    这天早晨都去给慕容黎请安,慕容黎估摸着安良人年纪小,承宠连着这么多天肯定身子会虚,便没让他们多站,行了礼就坐了,陵光环视了一圈在座各位的表情,笑道“啧,怎么各位的脸色这么差啊?难不成是因为安良人连着承宠…各位心里不舒坦了?”


    每个人都不说话。蹇宾看见笑了笑,他们心里想什么他大概知道“宸妃也知道…人心隔肚皮是不是?”


    慕容黎淡淡的垂眸,手里握着汤婆子,一只手抚摸着孕肚,舒妃阴阳怪气的笑道“安良人那狐媚惑主的本事,嫔妾可学不来,这一次晋两级可闻所未闻,安良人还真是不简单啊”安良人田氏闻言低着头不敢说话,他什么时候狐媚惑主了…他没有啊…。蹇宾听到都要笑了“别是自己没有这个本事…就来说别人”


    舒妃闻言心有不顺,不过也不敢发作,宜贵人勾唇没说话,连升两级承宠七天又怎么样?田氏这种蠢货,他一向不放在眼里,要让田氏跌入地狱,就是他动动手指的事情,慕容黎说道“好了,安良人昨夜刚伺候完陛下,便回去好好休息吧,大家若是没什么事,便回去吧”蹇宾听到可以散了别提多开心了,他要去见桓桓!他要去撸猫!谁说都不好使!


    众妃都起身行了礼以后就退下了,宜贵人和舒妃一起走着,安良人哒哒哒的追上来“叶哥哥!叶哥哥等等我!”宜贵人叶氏闻声停下脚步,舒妃转头看着安良人跑过来,扬手就是一巴掌,舒妃微扬起下巴,气势逼人道“本宫以为是谁呢!这一巴掌就是让你记住自己是什么东西!在本宫面前装无辜,你还嫩了点!”


    安良人捂着脸低下头,他只是想见叶哥哥…“嫔妾参见舒妃娘娘…”宜贵人别过眼轻咳了一声,对安良人象征性的行了礼,走过去不着痕迹的把安良人拉到身后,对舒妃说道“舒妃娘娘,嫔妾先行告退了”说罢就拉着安良人走了,这个蠢货还真是蠢的要命。


    “叶…叶哥哥…”安良人可怜兮兮的捂着脸看人“叶哥哥我好疼啊”宜贵人松开人冷着脸说道“嫔妾当不起娘娘的哥哥,不过也得提醒一句,您越是承宠越是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若是没那个本事,就少勾引陛下”


    “叶哥哥…”安良人都快哭了,他只有叶哥哥这么一个朋友,叶哥哥都不理他了,他怎么办啊。


    “别哭哭啼啼的了,赶紧走吧”叶氏心里叹了口气,便拉着人快步走了。“嗯…”安良人看着宜贵人拉着他的手,心里觉得叶哥哥还是对他好的。


    陵光和孟章看到了这一幕,勾唇笑道“小孟章,这田氏迟早栽在叶氏身上,所以说这宫里…不可轻信旁人”“那我信不信你啊”孟章看了人一眼“你说…我要不要给阿蹇摸阿土?”阿土就是蹇宾送他的那只小猫。


    “你不怕他把你的阿土抱走?”陵光白了人一眼,摇着扇子就走了。“他要抱走…我就咬他!!”孟章张张嘴啊呜一口。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九)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公孙?”陵光闻言先是做出惊讶的表情,随后笑道“公孙哪能跟陛下比啊?陛下可是天子,可是金龙,他?顶多是老孔雀”“老孔雀??公孙先生要哭啦”执明看了看窗外的孔雀“天怪冷的,你不把他带进来?”“陛下不说臣妾都忘了,阿济,去把本宫的雀儿挪进来,别让他着凉了”陵光吩咐宫人道

   

    “是…”执明看人这么上心笑了笑,还说不关心?“还说不关心公孙先生?”陵光垂眸哼了一声,手绞着袖口,抬眼说道“臣妾那是怕雀儿受凉,这孔雀是无辜的啊,陛下今日来可得记得,明日必须让臣妾帮您穿戴好直接去上朝,可别天不亮就溜了”“是是是”执明打了个哈欠“咱们睡吧…朕困了…”

   

    陵光点了点头,便和人上床睡觉了,躺在床上还嘱咐道“不准挤臣妾,臣妾可有身孕呢”

    “好好好…不挤你”执明只能背过身‘自抱自泣’

   

    第二日清晨,厌离给蹇宾伺候着穿衣洗漱,笑道“今日是红梅宫宴,娘娘就别穿白的了,穿这身湖绿色的衣裳吧?”“这…”蹇宾也没穿过别的颜色的,他只能看着湖绿色的衣裳皱了皱眉。

   

    “娘娘,今日可是那些娘娘们难得的除了侍寝以外还能见到陛下的日子,肯定都穿的十分明目艳丽,湖绿色淡雅,和那些大红大紫的形成了反差,更容易引人注目,而且齐将军也会在,这样齐将军不就很容易注意到娘娘了吗?”

    蹇宾想了想也是“那就穿那个吧,厌离…今日不要给我打扮的太出众啊”

   

    “奴才知道,主子不爱穿那些太过夺目的,那是因为主子穿什么都好看,和皇后娘娘一样,不用刻意打扮就让人移不开眼了”“厌离就爱哄我开心”蹇宾特意选了一个木簪插在头上“要不就这样吧”

   

    “主子,这木簪也太素了,戴这个摇冠吧”说罢,帮人把簪子取下来,给人把头冠戴好,束在人高髻上“厌离…”蹇宾觉得还是素点好“要不还是木簪吧…素点也好不是吗?”“可是这个摇冠配这身衣裳啊,主子…简约可不是简单,您就听奴才一次吧”厌离无奈的笑了笑“好好好…那就这个摇冠…”蹇宾也没有办法了“厌离,把小狼抱来”

   

    “是”厌离说完就赶紧去抱了小狼崽,蹇宾给小狼起了个名字,叫泡泡,也不知道为什么,抱过来放进人怀里“主子,给”“泡泡~今天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蹇宾点了点泡泡的鼻头“今日我带你去看桓桓”桓桓…也就是阿白

   

    午间红梅宴,都坐船前往太液湖中央的蓬莱洲,等所有人都落座了,执明和慕容黎才来,众妃都起身行礼“嫔妾参见陛下,皇后娘娘”执明挥了挥手让人起来“都起来吧…阿黎,我们快点坐下,别冻着了”慕容黎勾唇笑了笑,和人一起坐下,其他人都坐好,慕容黎才说道“方夜,让人上菜吧”

   

    “上菜!”方夜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然后就开始上菜了。蹇宾抱着小狼崽坐在一边“泡泡,你看桓桓在那里”

   

    慕容黎怀里抱着桓桓,菜都上在了每个妃嫔的桌子上,蓬莱的梅花开的特别好,昨夜刚下了初雪,白雪映衬着漂亮极了,慕容黎环视了一圈,问和元妃同在长信宫的昭嫔道“昭嫔,元妃没来吗?他的身子还病着?”“回皇后娘娘…是的…”昭嫔点了点头。蹇宾看着桌上有肉夹了一点起来喂泡泡“泡泡~吃肉”

   

    慕容黎闻言摸了摸猫,说道“那便让他歇着吧”宜贵人勾唇道“元妃娘娘不是向来身子硬朗的很吗?怎么的突然就病了?”“本宫…不知”昭嫔不知道怎么的他总觉得宜贵人不安好心。安美人只顾着吃,什么也不管,闻言多嘴道“生病了?嫔妾有五行…”话还没说完,宜贵人便说道“安美人快吃吧,别说话了”

   

    安美人点了点头继续吃了起来。泡泡在蹇宾怀里不停扑腾,就是想去找桓桓“泡泡…我要生气了哦”坐在蹇宾身边的宁贵嫔夏氏看了眼人怀里的狼崽,勾了勾唇“这狼崽真不安分,贵妃娘娘,还是让下人抱着吧,免得打翻了菜”

   

    蹇宾摸了摸狼崽的头也不回应宁贵嫔“泡泡,乖乖的,否则我就不能抱你咯”裕昭仪勾唇道“狼崽哪里比得上猫儿乖啊?皇后娘娘怀里的猫乖的很,这狼崽养在后宫是有隐患的,若是哪天跑出来咬了人可就不好了,陛下您说是不是?”

   

    “本宫的泡泡就不劳各位费心了…各位还是安心吃宴吧”执明看了眼齐之侃“齐将军…去帮祺贵妃抱着那个小狼崽吧”齐之侃坐的是蹇宾斜对面,今日红梅宴,外臣就只请了他一个,足以见得执明对齐之侃的看重,闻言齐之侃起身行了一礼,便走了过去,朝蹇宾行了一礼,说道“贵妃娘娘,狼崽就末将来抱吧”

   

    “嗯…”蹇宾把狼崽递过去的时候还摸了摸齐之侃的手“那就劳烦齐将军了”齐之侃把狼崽接过来,感觉到那人摸了他一下,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宜贵人笑的意味不明,慕容黎勾唇抬了抬手“大家都别说了,吃吧,不然菜都凉了”蹇宾看着齐之侃抱着狼崽,还时不时冲齐之侃眨眨眼。这一顿饭吃的各怀心思,歌舞都没几个人有心思看的,安美人凑近宜贵人小声问道“宜贵人,你为何让本宫领五行草啊?”“怕你有事啊…”宜贵人对着人笑了笑。这个安美人真的是蠢钝如猪!

   

    安美人闻言才点了点头,没有一点怀疑,他觉得叶哥哥对他最好了,所以丝毫不怀疑,结束坐船回去的时候,蹇宾和陵光坐同一条船,陵光摇着扇子问道“怎么样?知道是谁下的五行草吗?”“听起来像是安美人…可是安美人那么单纯不像是他”蹇宾怀里抱着狼崽摸了摸。

   

    “安美人尚未成年,自然没什么心机,不过我觉得…那个宜贵人叶氏,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陵光道“嗯…搞不好就是他下的毒…”蹇宾思索了一番还是决定先安慰泡泡“泡泡~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那就告诉陛下,我们直接搜,将时间内太医院本子上所有记录在册的领了五行草的宫,都搜一遍”陵光笑着挑了挑眉“嗯…就这么办,陵光光你看看我家泡泡可不可爱!”蹇宾狠狠地摸了摸泡泡的头“一头狼崽子有什么可爱的?”陵光嫌弃的看了狼崽子一眼“他难道不可爱吗?!”蹇宾摸了摸泡泡光滑的皮毛

   

    “狼可是吃人的,也就你胆子大,敢养这玩意儿…”陵光白了人一眼“小齐送我的!最可爱!”蹇宾把泡泡放在地上“泡泡,别到处乱跑啊”

   

    陵光说道“这是船上,你别把它放下去,不然掉下去了”“好吧…泡泡过来,吃牛肉干”蹇宾让厌离把牛肉干拿出来。泡泡又去把牛肉吃下去,乖乖的蹭了蹭人,陵光噗嗤一笑“你把狼硬生生养成狗了你”“这才说明我厉害啊”蹇宾摸了摸泡泡的耳朵“泡泡,等回去带你见桓桓好不好?”泡泡嗷呜了一声,下了地,陵光便和人一起回去,路上碰到孟章,带着了,回了霜阳宫。

   

    齐之侃和执明去了安政殿,一进去便看到了仲堃仪也在,仲堃仪勾唇行礼“拜见陛下”“嗯…仲卿有何事啊?”执明笑着看人“齐将军也在啊…”仲堃仪勾了勾唇,又说道“陛下,毓埥王大概已经回去了吧?”“是啊,怎么仲卿舍不得毓埥王?”执明托着下巴看人,一脸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的模样

   

    “并不是臣舍不得,只是前段时间臣去了一趟岭南,错过了和毓埥王叙旧的机会,觉得很遗憾罢了”仲堃仪有些惋惜,毕竟他和毓埥可是旧相识,毓埥在这里住了个把月,他都没回来赶得上“嗯…这么说来仲卿是想去见见毓埥王?”仲堃仪为了这点小事打扰他和阿黎说话,要不…‘发配边疆’?

   

    慕容黎在一旁坐着,闻言垂眸笑了笑,仲堃仪说道“本来是想见的,但是没赶上罢了”“既然如此…朕就让仲卿送清河郡主出嫁吧…”想见还不容易?那就见呗…

   

    仲堃仪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真是撞枪口上了,执明正愁找不到送亲使呢,他就把自己送过来了,无奈只能拱手做礼道“微臣遵命…”齐之侃笑道“任务艰巨,仲大人辛苦了”“仲卿辛苦了,既然不日便要启程今夜…就在宫中歇下吧”执明言下之意就是给朕乖乖待在孟章那里别乱跑。

   

    “是…”仲堃仪愉悦的勾了勾唇,在宫里歇了,不就是去孟章那里咯,慕容黎想到了五行草的事情,便说道“陛下,还有一事,前几日祺贵妃差点误食了五行草,险些胎儿不保,臣妾派人查了太医院的那些记录,发现有两个宫都领过五行草,兹事体大,臣妾想…还是细细的查”“也对…此事就交给齐将军了…”执明对着齐之侃笑了笑,那笑容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齐之侃闻言颔首应道“是,末将即刻带人搜宫!”说完就出去了,第一个领五行草的是元妃,齐之侃带着一行人便进了长信宫正殿,对元妃的近身宫人亮了牌子,说道“奉皇后娘娘和陛下之命,搜查长信宫”

   

    元妃都懵了,什么玩意儿?搜查我这里干嘛?他什么也没干!他就是个遵纪守法好市民!不说别的好市民奖他也该拿一份吧!

   

    宫人闻言只好让人进去,齐之侃朝元妃行了礼“元妃娘娘恕罪,末将奉皇命,冒犯之处还请恕罪”“无妨…无妨”元妃扯了扯嘴角“不知将军前来找什么”

   

    齐之侃还没回话,便有人拿来了一包用过一点的五行草,说道“将军,搜到了”齐之侃拿过来打开看了一眼,交给跟进来的太医,说道“查查用了多少量”

   

    “元妃娘娘进来用量挺大的…臣…一时半会儿还真记不清楚”太医抓着五行草闻了闻。“只说和下在贵妃菜里的用量,是否和这用量一致?”齐之侃看着太医问。“一…一致…”这齐将军都快把太医吓昏过去了。元妃感觉真的是五雷轰顶,怎么回事?人在宫中坐,锅从天上来???

   

    齐之侃闻言勾唇绑上袋子,放在副将手里,说道“元妃娘娘,请随末将去见陛下吧”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八)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恭贵嫔看了一眼蹇宾“臣妾…臣妾当然有证据!”他可是早就知道了齐之侃会去蹇宾那里过夜。蹇宾淡淡的看了人一眼“你有何证据?”其他妃嫔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坐在两旁看戏,恭贵嫔闻言说道“皇后娘娘,臣妾有人证!便是祺贵妃宫里的小春!”说着便传了小春进来,小春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说道“启禀皇后娘娘…奴才…奴才不敢撒谎!可奴才的的确确看到齐将军每日都会偷偷进霜阳宫,里面…还…还经常传出来…声音…奴才清理贵妃娘娘衣物时,还清理出来了脏污的亵裤”

   


    蹇宾皱紧了眉头“小春!你没有真凭实据切不可胡言乱语!”“奴才没有胡言乱语!奴才所说句句属实!”小春把头嗑在地上,慕容黎自然知道这孩子不是执明的,只是皇家颜面问题,若是让这些妃嫔知道,必得拿来做文章,后患无穷,而且这些妃嫔身后都是前朝,牵一发而动全身。

   


    蹇宾闻言眉梢挑了一下,说道“本宫的孩子尚未生下,便已经有人坐不住了是吗?恭贵嫔,本宫无需向你解释,想要告本宫私通,你还没那个本事,仅仅凭本宫一个不近身的奴才就给本宫定罪?本宫协理六宫,即便身处贵妃之位也是位同副后,污蔑构陷贵妃,本宫剐了你们…都无人敢说什么,来人!”蹇宾淡淡的侧了侧头,门外进来了两个侍卫,蹇宾摆了摆手“把这个奴才拖下去,杖毙!”

   


    “是!娘娘”侍卫进来把小春拖了下去,小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恭贵嫔“娘娘,你说过会保我的!”陵光冷笑了一声“蠢货!”恭贵嫔闻言惊慌的看着小春被拉走,整个人都在发抖,却愤恨的看向蹇宾,质问道“祺贵妃!你敢发誓你没有混乱皇家龙脉,你敢发誓你没有私通吗!!”“本宫发誓!本宫没有混乱皇家血脉!”本来也是准备最后给齐之侃哪里来的混乱皇家血脉?

   


    恭贵嫔被人的眼神吓得一个字都蹦不出来,慕容黎脸色极差,说道“恭贵嫔,你身为昭阳宫主位,口无遮拦,构陷冲撞高位,皇嗣岂是你能拿来说的吗?”说着齐之侃的声音就传了进来“私通外臣的不是祺贵妃”说着就看见执明和齐之侃一起进来,众妃都起身参拜,执明摆了摆手,径直走上去握住慕容黎的手和人一起坐下“朕听闻长春宫热闹的很,便来看看,恭贵嫔,有什么事直接与朕说来!一字不许漏!”齐之侃就站在一旁看着。


   

    “臣…臣妾听到小春说…齐将军夜夜留宿霜阳宫,里面还有那种声音…臣妾,臣妾都是为了陛下着想啊!”事到如今只好把事情都推给小春了。慕容黎见执明来了,便没有再说话,其他妃嫔也没人吭声,齐之侃闻言冷冷的勾起嘴角“贵嫔娘娘可真是误会末将了,末将日日去霜阳宫,只不过是替陛下慰问贵妃罢了,此事陛下便可作证,而且…贵嫔有亲耳听到屋里传出声音吗?仅凭一个奴才的一面之词?”“这…臣妾…臣妾知错了…”恭贵嫔一下就开始给蹇宾磕头“贵妃娘娘,臣妾知错了”

   


    执明把手里的暖炉放在慕容黎手中,把人手合进掌心,阿黎的手总是冰冰冷冷的,他不喜欢,这让他感觉阿黎随时要离开他,闻言看了眼恭贵嫔“祺贵妃,你受委屈了,朕便将处置之权给你,你自行处置吧…”蹇宾无视恭贵嫔的祈求,言简意赅的说道“禁足吧,没有皇后娘娘和陛下的命令,便好好在昭阳宫呆着!再让本宫看见一眼,本宫可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蹇宾挥了挥手让人把恭贵嫔拖了下去“拖下去吧,免得本宫看了心烦”蹇宾起身站了起来“陛下…臣妾不舒服,先行告退了”


   

    “去吧…”执明摆了摆手,陵光也起身说道“臣妾也先告退了”其他人都起身行礼“臣妾告退…”等人都走了,齐之侃也退下了,慕容黎看向执明,勾唇道“幸亏陛下来了”“朕肯定得来啊,让阿黎一个人在这里,朕不放心”执明给人搓了搓手。慕容黎笑了笑,靠在了人怀里。

   


    齐之侃随后便到了霜阳宫,那人前脚进屋他后脚就进去了,从后头抱住人“贵妃娘娘…末将来了…”“小齐来了啊…”蹇宾撇过头亲了人一口,然后把人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小齐你摸摸”齐之侃摸了摸人凸起的小腹,在人侧脸上亲了一口“贵妃娘娘这肚子里,可是宝贝呢,贵妃娘娘也是末将的宝贝”“齐将军也是本宫的宝贝”既然齐之侃要玩蹇宾就陪他玩,玩什么都好“末将听陛下说,娘娘近日孕吐的厉害,心疼不已…”齐之侃把人扳着肩膀面对自己“那将军准备怎么给本宫治治?”蹇宾摸了摸人的脸

   


    齐之侃勾唇揽住人腰,偏头道“自然是…用嘴治…”说着便吻住了唇,他在一日,便会保护蹇宾“嗯…”蹇宾笑了笑便和人亲吻起来,他不在乎会被人看见了,不在乎了。每每齐之侃来,厌离都会遣散宫人,用各种理由让他们去做事,他是贵妃的近身侍从,所以也只是贵妃、陛下和皇后奴才,贵妃以下的,他都不用言听计从,权利自然也比其他宫人高。


   

    元妃一步都没停的回了宫,一进门便跌坐在椅子上,手紧紧的攥着扶手,说道“敬孝…你马上去敬事房通报,说本宫身子不适,不能侍寝,再去皇后娘娘那里告假,快去!”执明是个帝王,便要均衡后宫,即便每次都不碰任何妃嫔,单纯的过夜,但是侍寝都是必须的,元妃不想再让执明过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是不安,他看着恭贵嫔被拉下去的时候,心里一直在发颤。“是…娘娘,奴才马上就去”敬孝点了点头就下去了。


   

    元妃看着敬孝出去,捂着胸口冷静了下来,祺贵妃未曾要了恭贵嫔的命,必定是在下一步大棋,引什么人出来,可他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棋局,总之远离便好,而咸福宫中,宜才人叶均摸着茶杯笑了笑,对身边斟茶的近身侍从说道“祺贵妃今日可是威风大了,不过啊…还是跟皇后一样,心慈手软,成不了大事,既然恭氏已经禁足,陛下也没卸了他的位分,那我们就推波助澜一把,传信去安美人那里,说最近太医院多了许多五行草,让他拿些回来备着,不必问用处,备着就好”


   

    “是…奴才遵命,马上就去告诉安美人”涟漪点了点头,主子要干的事奴才从不过问只做就好了。


   

    才人?他要做的可不只是才人,执明每次来都不碰他,他就要想办法,只要怀了龙裔,还怕不能扶摇直上?这宫里侍寝,都是轮岗制度,才能让执明做到雨露均沾,今夜到他了,安美人蠢钝无脑,怎会知道他要让他顶罪呢,虽说安美人位分比他高,可那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蠢猪一个,陵光回了宫,孟章也跟着去了“小孟章,依你看,这个恭氏,是不是给阿蹇下五行草的人?”

   


    “我觉得…不是…恭氏已经有了阿蹇和齐之侃的证据为什么还要下五行草?是想让自己死的更快一点吗?”这个恭氏看起来也不是这么没脑子啊。


   

    陵光不慌不忙的慢悠悠的坐在椅子上摇着扇子,闻言勾唇道“我们都会这样想,但是说不定恭氏也猜出来我们会这样想,所以偏偏不按寻常路走,既下了药…又告发阿蹇,也未尝不是他的好计谋啊”“这…也说不定…”孟章点了点头“陵光光啊…你觉不觉得…你也胖了?”

   


    “我这不叫胖,叫丰腴!”珠圆玉润啊,陵光白了人一眼,这哪里是胖啊?“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应该…也和公孙那个了吧…”孟章看了人肚子一眼。


   

    “你盯着本宫肚子做什么?公孙钤忙得很!哪有时间和本宫那个?没有的事儿…”陵光摆了摆手,他和公孙钤还没做过呢,公孙钤这几个月才来了两次,哪有机会?相爷嘛,忙碌的呦…“哦…那你就是真的胖了”孟章想陵光以前也没有小肚子的啊。


   

    “我这不是肉!”陵光捏了捏小肚子,卧槽…好像真的有点凸起来,慢着!公孙钤第二次来的时候,他晚上睡觉睡的超级死,第二天公孙钤离开后,他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黏黏的,他还以为是自己做春梦了“不是吧…公孙钤这个混账!!!”“所以…你到底有了没?”孟章冲人挑了挑眉。


   

    “本宫怎么知道?宣太医宣太医!”陵光气急败坏的拍了拍桌子,宫人赶紧去宣太医。太医来了之后一把脉“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娘娘已经有了半月身孕了”孟章勾唇憋着笑,陵光那叫一个气啊,手拍在床榻上,起身挥袖道“全部给本宫出去!小庆!拿着本宫的牌子,去请公孙丞相!”“是…”小庆笑了笑也就下去了。公孙钤接到消息的时候愣住了“什么?请我做什么”“奴才不知道,宸妃娘娘只是让奴才来请相爷入宫一趟”小庆晗着首说道。“这…好吧”公孙钤怎么也想不到是陵光怀孕了。进了宫陵光上来就给了人一下“你干嘛…”


   

    陵光十分气“本宫干什么?公孙钤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我…干什么了?”公孙钤万万想不到陵光是怀孕了。“本宫问你!半个月以前,也就是初二那天晚上,你到底对本宫做了什么!”陵光抓着人领子问“我…”公孙钤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没干什么啊”“你听好了!本宫怀孕了!”陵光推了人一把,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原本这几天后宫就不安宁,你居然还给我搞出一个孩子来!”

   


    “陵儿…我错了…”公孙钤一听到人怀孕了别提多开心了!“陵儿你怀孕真的是太好了”陵光闻言更气了“我都快愁死了!你开心什么?”这下得让执明明天就来过夜了,不然月份都对不上“…陵儿…我好喜欢你啊”公孙钤吧唧就亲了人一口。

   


    “哎呀你起开!”陵光推搡着人还是让人亲了一口,气呼呼道“你个管不住下半身的,本宫真想阉了你!”“阉了我你怎么xing福?”公孙钤可开心了。陵光怀孕了公孙家有后了。陵光推开人说道“起开起开!别往本宫身边凑,明晚是元妃的侍寝日,本宫想办法让陛下过来!”要不是有敬事房档案记录侍寝日期,他才不做戏这么周全呢。


   

    公孙钤笑了笑“陵儿是嫌弃我了?”陵光要是敢嫌弃他,他就再来一次“本宫何止嫌弃你…你回去吧,本宫困了,此事告知你便罢了”毕竟公孙钤也是这孩子的父亲,陵光扶额坐下叹了口气“陵儿…我陪陪你吧”公孙钤怜爱的摸了摸人的肚子。


   

    “不必了,以后你少来娴吟宫,不要让人抓着把柄,阿蹇的教训你还不知道吗?”陵光顺着心口,他从前无后宫,只因为登位不久,国本未固,也就没有立六宫,这后宫果真是让人觉得无法松懈下来。“可是…这孩子…”公孙钤真的有些不自在,这是他的孩子却要和执明姓。

   


    “这孩子虽是你的,可生下来也是姓执,是这钧天的四皇子,不过执明已经封了炎儿为太子,等以后我肚子里的孩子长大,便可以找个由头过继入相府一脉,还是你的孩子”陵光看着人说道“好…陵儿怎么说都好”公孙钤摸了摸人的脸。确实是胖了…

   


    陵光不准备现在说出怀孕的事情,等时局稳定吧,第二日,蹇宾派厌离去查了太医院五行草的领药记录,厌离回来说道“娘娘,太医院记录在册,符合时间的只有两个宫,咸福宫安美人,和长信宫元妃娘娘”“元妃?”前段时间元妃和恭贵嫔走的挺近的,难不成?是他?“是,而且元妃娘娘领了不少,刚好是在奴才吃了那鱼腹痛的前一天”厌离心里也在怀疑,毕竟那个安美人谁都知道没什么心思的。“厌离…告诉齐将军…让他派人去查查”蹇宾摸了摸肚子“宝宝,乖乖的啊”厌离点了点头,转头便出去了,蹇宾坐在椅子上抚摸着小腹,抬眼沉着的看着门口,如今他不想斗也得为了孩子护好自己了。

   


    宜才人昨夜侍寝,以自己生辰为由,让执明喝下了特制的酒,原本执明的酒量没有那样不堪,却直接不省人事了,一时间执明便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今天起来只见和宜才人一丝不挂的躺在榻上,顿时懊悔不已,怎么又让用同一种手段吃了一次亏,二皇子便是因为那时张贵嫔灌了他酒造出来的,这宫里一时都传遍了宜才人被罚跪在咸福宫院子里的事情,还把咸福宫门大开着,陵光和孟章路过咸福宫,陵光又退回来到门口,往里看了一眼,便看到宜才人跪在那里,冷的鼻子通红,勾唇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便走了,回宫路上,陵光笑道“想必那叶氏,是想着晋封想疯了,不过今儿个陛下好像还真让内务府拟旨,给他晋封了美人,呵…这羞辱的可真高级”

   


    “是啊…”孟章摇了摇头,好好的干嘛要得到执明的喜爱?清闲的活着不好吗?“这也快下初雪了,冷的很呢,他跪在那里倒是可怜了…不过这也不关咱们的事情,走吧,去我宫里暖暖”陵光挑眉笑了笑“好,我们走吧顺便去看看你宫里的孔雀”孟章乐呵呵的挽着人的手。叶均跪着也不觉得怎么样,昨夜执明根本未曾碰他,即便是羞辱,他好歹也是美人了,如今他肚子里没东西,如何保住自己…晚上,执明去了陵光宫里,陵光勾唇行礼“今日本是元妃侍寝,不过元妃抱病,臣妾便擅自做主,让人把陛下请来了”“嗯…看来…是肚子里有了吧”要不是肚子里有了陵光怎么会让他来这儿?

   


    陵光闻言垂眸笑了笑,说道“就知道瞒不过陛下,陛下进来说话吧”带着人进了屋里。“来吧…想什么时候说出去”执明坐在椅子上看着陵光。难不成有了就会胖?那可得让阿黎胖点。

   


    陵光站在人面前,闻言慢条斯理的在一旁的椅子前坐下,才说道“本想显怀了再告诉陛下”“那现在呢?显怀了再说吗?”执明喝了一口茶“对了…你天天都吃什么啊,我想给阿黎也吃点”


   

    陵光闻言便笑了出来”陛下,你不会想把阿黎喂胖吧?阿黎现在怀着身孕,肯定贪吃,过几月自然就胖了,你放心吧,至于臣妾肚子里的,现在还不是说出来的时候”


   

    “阿黎太瘦了我看着心疼”执明觉得蹇宾和陵光这两个人身子骨看起来都比慕容黎棒,便想着让御厨照样做给慕容黎吃。


   

    “阿黎自小便是我们之中身量最轻的,要想把他喂胖,可得好好补呢”陵光摇着扇子笑道“臣妾觉着,阿黎一日三顿,可改成五顿,他一顿只吃几口,即便把熊掌都给他吃,都胖不了”

   


    “嗯…可以有,阿黎喜欢吃什么?我觉得你会知道的吧”执明觉得是时候改成一天五顿了。

   


    “阿黎是陛下的结发之妻,陛下问臣妾做什么?您别告诉臣妾,你连阿黎的喜好都不曾关心过?”执明心里苦,怀孕的时候慕容黎的口味就和平时不一样了“知道啊…可是…阿黎他最近都不吃了。朕不是想着阿黎怀孕了你也怀孕了所以特地来问问啊”

   


    “陛下吩咐御膳房每日送些酸杏什么零嘴给长春宫,阿黎必定特别爱吃,饭菜呢御膳房会有数的,肯定都是有利于胎儿迎合阿黎喜好的”

   


    执明想了想也是吃什么御膳房的心里都是有数的“最近朕得了一精致小巧的暖炉,想来可以给阿黎暖暖”陵光勾唇笑了笑,装模作样的吃醋“陛下得了什么都先想中宫,臣妾啊…望尘莫及”“你有公孙啊…”执明对陵光那么好公孙钤不得吃醋啊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4+3)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齐之侃闻言叹了口气“谁让过两个月娘娘就要禁欲了,连带着末将都得禁欲,还不得趁现在…讨点好处?”蹇宾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要不还是不要了吧…”现在玩?他总有点心里过不去。齐之侃闻言扬眉笑了笑“好吧,为了你…我倒是能忍住,对了,这狼崽终归是狼,他不咬你不代表不咬别人,尽量不要放出去”“嗯…好~”蹇宾亲了一口齐之侃,这世上除了爹娘还从没有人对他这么好小齐,来陪本宫一起睡觉!”


    齐之侃任人牵着,勾唇和人一起往床边走去,过几天,两只猫就送来了,孟章和陵光坐在长春宫里抱着猫玩着,孟章笑道“这猫腿儿怎么那么短啊?比我都短…”“…”蹇宾也不知道齐之侃在想什么找了这么一只短腿猫“可能…就这种了吧”慕容黎勾唇笑了笑“这猫倒也可爱呢”陵光摸着猫油光水滑的皮毛感叹“这猫真不错,齐之侃还挺会挑的”


    “那是!”蹇宾骄傲的一批,他的男人最棒了!“小齐挑的自然是最好的”

   


    毓埥被执明派来的宫人带进皇宫,一步一步的往安政殿走,慕容黎也让宫人端着茶点往安政殿走,结果便和毓埥迎面碰上,毓埥左手放在右肩行了一个遖宿的礼节,慕容黎也颔首问礼“想必您就是遖宿的毓埥国主吧?”“回皇后臣是遖宿的王上…”毓埥怎么也想不到他能见到天权皇后“国主先请吧”慕容黎勾唇让人先进去,毓埥也笑着点了点头,这慕容黎果真如传闻中那样,一点也没差,如今他知道为何后宫子嗣不多,只有皇后慕容黎的孩子最受宠,他要是执明,为了慕容黎虚设六宫又何妨,可惜他不是…


    两个人前后进了安政殿,毓埥进去便看见执明前来迎接,勾唇行礼“臣毓埥,参见共主陛下”“嗯…起来吧…”执明挥了挥手让人起来,虽然他很想给人一个下马威,让人继续跪着,可是阿黎不让,他也只好不这么做了“今日毓埥王前来是为了和亲的事?”

   


    “正是,臣的内弟尚未婚嫁,为了我国和钧天的友谊长存,想替内弟求娶清河郡主”毓埥颔首说道“求娶?”执明挠了挠头,这子煜干不干还是一回事呢“请陛下给清河郡主说说,内弟是真心想娶郡主的,只是遖宿国事繁重,臣来把事情都交给了毓骁,他实在没时间”“这…好吧,朕…就把清河郡主赐给你弟弟了”


    执明摸了摸根本不存在的胡子既然毓骁这么诚心想要,那就给他呗。下午,执明给子煜说了以后,子煜拍案而起“你就这么把我嫁了?执明你居然拿我去和亲??”

   


    “安啦安啦,你还能在下面?”执明拍了拍人的肩膀。子煜闻言白了人一眼,坐下说道“那我名义上还不是下头的?我是嫁过去…又不是把人娶过来…”“哎呀哎呀,你嫁过去作威作福不是很好吗?”执明猥琐的笑了笑“你说的…也对!”子煜一下就想通了,反正他也没有喜欢的人,嫁去也没啥差别“那陛下还不赶紧给我准备嫁妆?”“是是是…”执明赶紧点了点头“给您老准备嫁妆去!”子煜笑呵呵的坐下喝了口茶。

   


    过了三个月,蹇宾有一些显怀了,孕吐的厉害,这一天脸都吐白了,厌离担心的要命,抚了抚人后背“娘娘,您孕吐太厉害了,要不要找郑太医来看看?”“不用…总会好的…”蹇宾抚了抚胸口,顺了顺气“不用去找”厌离担心的紧,闻言还是决定偷偷去找皇后娘娘,请个太医来看看,中午趁蹇宾午睡,便去禀报了慕容黎,慕容黎也正在午睡,听说是厌离,便起身了,听人说了情况,担心的问道“十分严重吗?”“嗯…娘娘总是吐的脸色煞白”厌离想起那样的表情就心疼。


   

    “方夜,和厌离去太医院叫给本宫诊脉的夏太医下午去霜阳宫给祺贵妃看看”慕容黎转头吩咐方夜“是…主子,我立马就去”方夜赶紧带人去找了夏太医。

   


    下午蹇宾睡起,太医便去给人诊脉,开了些安胎固气的药便了了,也没什么大事,太医一走,厌离便传了膳,蹇宾怀着孕要补的,厌离仔细的用银针验了毒,最后验的是那道鲜鱼汤,银针进去后,也没发黑,厌离便笑道“没问题,娘娘请用吧”“厌离…”蹇宾看着人笑了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蹇宾以前的经历告诉他对他好肯定是有所企图。

   


    厌离闻言愣了愣,方才笑道“因为娘娘人好,对奴才也好,还给奴才家里银两,奴才自然要好好报恩”蹇宾不过是觉得做到多少得到多少从来不会在意这些…“”这…我对你有这么好吗”“娘娘是最好最善良的人,奴才跟了娘娘,是奴才的福气呢”厌离笑道。蹇宾尴尬的笑了笑“来吧…坐下来一起吃,这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厌离闻言赶紧说道“可是娘娘…这不合规矩,奴才是下人,怎能和主子同桌吃饭”“我说让你吃你就吃,你这是不听我的话了?”(蹇宾故意皱着眉看人“不…不是,奴才不敢…奴才吃就是了”厌离乖乖坐下,和人一起吃饭,这菜大多都是酸甜味的,因为蹇宾吃别的味的会吐。“你…是不是吃不惯啊…”蹇宾突然想起来这都是迎合他的口味做的…

   


    “不是不是…奴才吃得惯的”厌离可没吃过这些山珍海味,好吃是好吃,他也不敢多吃“你要是吃不惯就直说,我不会生气的”有些菜做的他都觉得酸,就例如那个酸菜鱼。


   

    “奴才真的吃的惯,只是奴才肠胃不好…便吃不了太多”厌离本人还是偏喜欢酸味的菜的“好吧,那多吃点,这么多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倒掉了多浪费啊”蹇宾给人夹了一块鱼肉。“嗯!多谢娘娘”厌离开心的吃了起来,刚吃了一口酸菜鱼,便突然感觉到一阵腹痛,捂着肚子弯着腰起身,疼的话都说不完整“娘娘…”“怎么了?!来人!快来人!叫太医!”蹇宾赶紧把人扶起来给人擦了擦脸上的汗“厌离…你忍忍,太医一会儿就到了”

   

   


    “娘娘…别吃那鱼…有问题…”厌离疼的直接晕了过去,太医赶过来的时候,带了助手,那助手把饭菜都重新验了一遍,说道“启禀贵妃娘娘,这酸菜鱼中放了五行草的粉末,这五行草属于中药不属于毒药,自然银针测不出来,但五行草对孕期之人来说,是大忌,因为它性寒,散血消肿,利于滑胎”蹇宾一下腿就软了差点摔在地上“什么?!有人想害我的孩子…”


   

    宫人赶紧扶住蹇宾,蹇宾冷静了一会儿,说道“此事太医不要声张,也不要告诉陛下和皇后娘娘,本宫自有决断,既然厌离没事,夏太医就先退下吧”“是…”太医得了吩咐便下去了。


这事儿且得瞒着,不能打草惊蛇,第二日,恭贵嫔便跪在长春宫里,当着众妃的面,指着蹇宾说道“皇后娘娘,臣妾要状告祺贵妃私通,秽乱宫闱!”蹇宾闻言面不改色的勾了勾唇,慕容黎闻言头一次生气,手拍了一下座椅扶手“恭贵嫔!无凭无据此话怎能随口乱说?”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3+3)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慕容黎勾唇笑了笑,很是高兴,执炎趴在床边也笑“母后…炎儿要有弟弟了吗?”慕容黎笑着点了点头。“嗯…炎儿要有弟弟了哦”执明摸了摸孩子的头“开心吗?”“开心!执炎笑着点了点头,慕容黎勾唇道“过几日,炎儿就三岁了,太傅夸炎儿天赋异禀呢,陛下以前可有炎儿这样聪明?”“有啊!朕以前比炎儿聪明多了!”执明吹牛从来不脸红的“嗯…炎儿你可听到了,你父皇比你聪明许多,才当上帝王,你一定要追赶上你父皇,知道吗?”慕容黎并未揭穿执明,笑着摸了摸炎儿的脸蛋,执明原本就聪明,否则也不会一鸣惊人天下皆知,只是之前贪图玩乐罢了。执明看着慕容黎这么开心,他也笑了起来“知道吗?祺母妃也有孕啦”

      执炎高兴的不得了,那他就有两个弟弟了,慕容黎闻言惊喜道“阿蹇有孕了?太好了…这样一来…齐将军一定会高兴的”慕容黎闻言才想起来炎儿在,垂眸笑了笑,回了长春宫,执明便命人把所有损胎的玩意儿不管大小深浅都弄了出去,换上了清新怡人的,蹲在慕容黎身前抱着人腰听人肚子里的动静,慕容黎笑道“陛下,这才不到一月,还没成型呢,能听到什么啊?”

      “我一定能听到的”过了会执明抬起头看人)夫人…他叫我爹爹”慕容黎闻言被人逗的笑了笑,摸了摸男人头发,笑道“执郞…这个孩子臣妾一定让他健健康康的生下来…”“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执明摸了摸慕容黎的手“你比什么都重要”“那若是有一天,臣妾不在了呢?”慕容黎温柔的看着人,人终有一死,但是他最舍不得他的孩子和夫君,所以他才想努力的活着“不在了…那我就传位给炎儿…然后去找你”执明抱着慕容黎亲了一口)”

      “陛下怎么老喜欢缠着臣妾啊?若是臣妾不在了,陛下应当做一个明君,教导皇子,泽披天下”慕容黎温笑着说“不要…”要是没了慕容黎他才不要做明君呢。慕容黎勾唇靠在人怀里,抚摸着人胸膛“臣妾会尽量一直陪着陛下的,陪陛下一生,在有生之年…都不离开下”“好…”执明抱着人拍了拍人的后背“朕知道…朕也不会离开阿黎的”这看似无尽头的时光里,不知道哪一秒就会离开人世,他身子不好,他的一生很可能不会是执明的一生,但是他不后悔,此生能够得这一心人,尽管无法一起白首,都了无遗憾,前往钧天皇城的路上,大约在距离钧天不远的凉州,遖宿王毓埥站在驿站的房间里窗户前,对身后的随从说道“王后可安置好了?”“安置好了…”侍卫点了点头“王上可是要进宫了?”

      “本王已经早就让人通知过钧天皇帝,说本王要来拜见,明日咱们就得进宫,王后在哪个房间?”“王后在…天字一号房…”侍卫看了人一眼。毓埥摸了摸胡子,勾唇道“知道了,下去吧…”说完毓埥就去了罗宏正那里,进门之前他又摸了摸胡子,才推门进去“王后啊”“王上又贴胡子了?”罗宏正看了一眼毓埥的胡子“啧…这是本王的威严”毓埥要是不贴胡子,就是一个白白嫩嫩的小白脸“是是是…王上的威严”这毓埥贴胡子真的是不怎么好看。毓埥负手走进去坐下“这次来,主要是拉拢钧天,毓骁尚未婚嫁,清河郡主子煜是钧天前朝共主的弟弟,和明帝交好,也算是钧天皇脉,若是能够让毓骁和清河郡主联姻,那我们遖宿和钧天就是亲戚关系,他们又怎会侵略遖宿呢?”“嗯…这么说来就是来给骁骁说亲来了…”罗宏正给人倒了杯茶

      毓埥闻言笑道“对啊,他在宫里白吃白喝也不好,不如和个亲,为遖宿做点贡献啊”“骁骁知道会哭的吧”罗宏正都要笑了。毓埥摸了摸下巴的胡子“哎…哭也没用啊,他总不能一直白吃白喝吧?”此时毓骁打了个喷嚏,慕容黎有孕的消息,整个后庭都知道了,这日清晨众妃请安,坐了两排人,慕容黎勾唇道”今日你们来的倒是早…方夜,倒茶”

      “是…主子”当夜挥了挥手让宫人们开始给众妃倒茶,而他自己也给慕容黎倒了一杯“皇后娘娘有孕,可是天下大事,天下之喜,我们人逢喜事自然精神爽,起的早些便都来了”陵光勾唇说完,便喝了口茶,坐在陵光旁边的恭贵嫔似笑非笑的“臣妾听说张氏下毒试图谋害宸妃娘娘?”“是啊…要不是本宫福大命大就被那人得手了”陵光拿帕子擦了擦嘴。纵观整个厅里,所有人都坐的端直,或是靠着椅背,也就陵光坐姿慵懒,跟一条蛇似的,元妃拿着随身的折扇轻飘飘的摇着“宸妃娘娘看来也没什么大事,否则那张氏定要赐死方能平息了”恭贵嫔笑道“如今在冷宫里,和死有什么区别?不过这几日双喜临门,贤妃娘娘不也怀了龙裔吗?”

      蹇宾坐在一旁看了看,不是他就怀了个孕,就这么值得说了?这要是知道不是执明的…得疯掉吧“是啊…恭贵嫔…有什么想说的吗”“陛下已经拟了旨,晋封贤妃为贵妃,本宫身子不好,便将六宫时宜都交给祺贵妃打理,陛下也以许他协理六宫,所以以后…祺贵妃的话便是本宫的话”慕容黎淡笑的说道,其他人都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都起身统一行礼“是——嫔妾拜见祺贵妃”其他人行了礼还跪在地上等蹇宾叫起,陵光就直接起来瘫椅子上了。

      蹇宾看着陵光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各位平身吧…”等会儿散了一定要好好教育陵光,不就是没把阿白给他嘛…用得着这样吗?。散会时,元妃和恭贵嫔一起出去,元妃摇着折扇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以后别想什么说什么,你没看出来祺贵妃根本就是个笑面虎吗?”恭贵嫔摇了摇头“我倒觉得不是的…娘娘不觉得…祺贵妃怀孕…蹊跷的很吗?”“蹊跷?哪里蹊跷?”元妃一只手负在身后走着,他倒没想蹊跷不蹊跷,这祺贵妃又不是没承宠过。

      “陛下去过那里几次?每次都是天不亮就出来了…”恭贵嫔觉得里面肯定有事。“你是说…这孩子不是皇嗣?”元妃一脸震惊,拉着人到了墙边,说道“这话无凭无据的,可不能乱说”“无凭无据?谁去镇守那里娘娘不是不知道吧…”恭贵嫔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可是毕竟我们并未亲眼所见,而且…祺贵妃怎么可能在陛下眼皮子底下和人私通?他难道会傻到那个地步吗?”元妃心里半信半疑,但是这种事关系到皇室脸面,不能乱说。

      “他傻不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简单…”恭贵嫔只是直觉上觉得蹇宾他的肚子不对劲“好了,你别猜来猜去了”元妃无奈道,恭贵嫔撇了撇嘴“嫔妾也是猜的…说不定呢…”说着两个人就走了,陵光和蹇宾以及孟章还在长春宫里“陵儿…不就是没把阿白给你嘛至于生我气嘛~”蹇宾戳了戳陵光肉乎乎的脸。

      “哼!”陵光撅起嘴唇哼了一声,谁让蹇宾偏心,慕容黎抬起手背掩唇笑了笑“你们两了啊…真是不让人省心”“大不了…等孩子生出来认你做干娘!”蹇宾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祺贵妃,你就是个偏心怪!”陵光白了人一眼,起身挪了个位置坐下,孟章叹了口气“肥雀,你怎么脾气那么横啊!”“我哪里有!”蹇宾走过去和陵光面对面坐着“你说说!我哪里偏心!”

      陵光撇了人一眼,说道“贵妃娘娘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谁说那只白猫谁都不送的?结果转手就送了阿黎!”慕容黎抱着猫摸着,闻言愣了愣“那…那…我是觉得阿黎太孤单了…你不是还有公孙送你的孔雀嘛…”蹇宾悄悄的拉了拉陵光的袖子。

      陵光闻言没理人,袖子被人拽了拽,忍不住软了一些“那…我也要猫…”“好好好,也给你一只,章儿也不会落下的”蹇宾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求助齐之侃了…孟章闻言满意的勾了勾唇。

      齐之侃傍晚去霜阳宫的时候手里抱着一只小狼崽“阿蹇?”“嗯?小狼?!你从哪里得到的?!”蹇宾抱起小狼崽亲了亲“好可爱啊,像小齐你”齐之侃摸了摸狼崽的头笑道“我想抱一只狼崽有何难?我把他送给你,我不在的时候,他就和我一样…陪着你”“嗯!小齐…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能不能给我找两只猫来啊…”蹇宾拉了拉齐之侃的袖子。

      “两只?为什么突然要两只猫?”齐之侃疑惑的问。“因为陵儿和章儿啊…”蹇宾把事情给人说了一遍“小齐,拜托你了好不好”齐之侃沉默了一会儿“好吧,我帮你弄两只回来,看在我儿子的份儿上”“小齐最好了!”蹇宾吧唧就亲了人一口“以后小齐可不可以多来陪陪我…”“我每日都来陪你还不够?你要知道,我若是每天多来几遍,被后宫那些妃嫔看见,会出事的”

      “好吧…既然小齐这么说了…我也只好放弃了…”蹇宾摸了摸小腹,他就是想和齐之侃在一起,有什么不对的吗?!“只不过…夫人现在月份还小,也就是说还可以欢好…对不对?”齐之侃搂住人腰勾唇问“流氓…”蹇宾摸了摸羞红的脸“小齐何时这么急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