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n和Evan一起睡-❤

我的文喜欢就看,不喜欢就叉掉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3+3)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慕容黎勾唇笑了笑,很是高兴,执炎趴在床边也笑“母后…炎儿要有弟弟了吗?”慕容黎笑着点了点头。“嗯…炎儿要有弟弟了哦”执明摸了摸孩子的头“开心吗?”“开心!执炎笑着点了点头,慕容黎勾唇道“过几日,炎儿就三岁了,太傅夸炎儿天赋异禀呢,陛下以前可有炎儿这样聪明?”“有啊!朕以前比炎儿聪明多了!”执明吹牛从来不脸红的“嗯…炎儿你可听到了,你父皇比你聪明许多,才当上帝王,你一定要追赶上你父皇,知道吗?”慕容黎并未揭穿执明,笑着摸了摸炎儿的脸蛋,执明原本就聪明,否则也不会一鸣惊人天下皆知,只是之前贪图玩乐罢了。执明看着慕容黎这么开心,他也笑了起来“知道吗?祺母妃也有孕啦”

      执炎高兴的不得了,那他就有两个弟弟了,慕容黎闻言惊喜道“阿蹇有孕了?太好了…这样一来…齐将军一定会高兴的”慕容黎闻言才想起来炎儿在,垂眸笑了笑,回了长春宫,执明便命人把所有损胎的玩意儿不管大小深浅都弄了出去,换上了清新怡人的,蹲在慕容黎身前抱着人腰听人肚子里的动静,慕容黎笑道“陛下,这才不到一月,还没成型呢,能听到什么啊?”

      “我一定能听到的”过了会执明抬起头看人)夫人…他叫我爹爹”慕容黎闻言被人逗的笑了笑,摸了摸男人头发,笑道“执郞…这个孩子臣妾一定让他健健康康的生下来…”“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执明摸了摸慕容黎的手“你比什么都重要”“那若是有一天,臣妾不在了呢?”慕容黎温柔的看着人,人终有一死,但是他最舍不得他的孩子和夫君,所以他才想努力的活着“不在了…那我就传位给炎儿…然后去找你”执明抱着慕容黎亲了一口)”

      “陛下怎么老喜欢缠着臣妾啊?若是臣妾不在了,陛下应当做一个明君,教导皇子,泽披天下”慕容黎温笑着说“不要…”要是没了慕容黎他才不要做明君呢。慕容黎勾唇靠在人怀里,抚摸着人胸膛“臣妾会尽量一直陪着陛下的,陪陛下一生,在有生之年…都不离开下”“好…”执明抱着人拍了拍人的后背“朕知道…朕也不会离开阿黎的”这看似无尽头的时光里,不知道哪一秒就会离开人世,他身子不好,他的一生很可能不会是执明的一生,但是他不后悔,此生能够得这一心人,尽管无法一起白首,都了无遗憾,前往钧天皇城的路上,大约在距离钧天不远的凉州,遖宿王毓埥站在驿站的房间里窗户前,对身后的随从说道“王后可安置好了?”“安置好了…”侍卫点了点头“王上可是要进宫了?”

      “本王已经早就让人通知过钧天皇帝,说本王要来拜见,明日咱们就得进宫,王后在哪个房间?”“王后在…天字一号房…”侍卫看了人一眼。毓埥摸了摸胡子,勾唇道“知道了,下去吧…”说完毓埥就去了罗宏正那里,进门之前他又摸了摸胡子,才推门进去“王后啊”“王上又贴胡子了?”罗宏正看了一眼毓埥的胡子“啧…这是本王的威严”毓埥要是不贴胡子,就是一个白白嫩嫩的小白脸“是是是…王上的威严”这毓埥贴胡子真的是不怎么好看。毓埥负手走进去坐下“这次来,主要是拉拢钧天,毓骁尚未婚嫁,清河郡主子煜是钧天前朝共主的弟弟,和明帝交好,也算是钧天皇脉,若是能够让毓骁和清河郡主联姻,那我们遖宿和钧天就是亲戚关系,他们又怎会侵略遖宿呢?”“嗯…这么说来就是来给骁骁说亲来了…”罗宏正给人倒了杯茶

      毓埥闻言笑道“对啊,他在宫里白吃白喝也不好,不如和个亲,为遖宿做点贡献啊”“骁骁知道会哭的吧”罗宏正都要笑了。毓埥摸了摸下巴的胡子“哎…哭也没用啊,他总不能一直白吃白喝吧?”此时毓骁打了个喷嚏,慕容黎有孕的消息,整个后庭都知道了,这日清晨众妃请安,坐了两排人,慕容黎勾唇道”今日你们来的倒是早…方夜,倒茶”

      “是…主子”当夜挥了挥手让宫人们开始给众妃倒茶,而他自己也给慕容黎倒了一杯“皇后娘娘有孕,可是天下大事,天下之喜,我们人逢喜事自然精神爽,起的早些便都来了”陵光勾唇说完,便喝了口茶,坐在陵光旁边的恭贵嫔似笑非笑的“臣妾听说张氏下毒试图谋害宸妃娘娘?”“是啊…要不是本宫福大命大就被那人得手了”陵光拿帕子擦了擦嘴。纵观整个厅里,所有人都坐的端直,或是靠着椅背,也就陵光坐姿慵懒,跟一条蛇似的,元妃拿着随身的折扇轻飘飘的摇着“宸妃娘娘看来也没什么大事,否则那张氏定要赐死方能平息了”恭贵嫔笑道“如今在冷宫里,和死有什么区别?不过这几日双喜临门,贤妃娘娘不也怀了龙裔吗?”

      蹇宾坐在一旁看了看,不是他就怀了个孕,就这么值得说了?这要是知道不是执明的…得疯掉吧“是啊…恭贵嫔…有什么想说的吗”“陛下已经拟了旨,晋封贤妃为贵妃,本宫身子不好,便将六宫时宜都交给祺贵妃打理,陛下也以许他协理六宫,所以以后…祺贵妃的话便是本宫的话”慕容黎淡笑的说道,其他人都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都起身统一行礼“是——嫔妾拜见祺贵妃”其他人行了礼还跪在地上等蹇宾叫起,陵光就直接起来瘫椅子上了。

      蹇宾看着陵光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各位平身吧…”等会儿散了一定要好好教育陵光,不就是没把阿白给他嘛…用得着这样吗?。散会时,元妃和恭贵嫔一起出去,元妃摇着折扇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以后别想什么说什么,你没看出来祺贵妃根本就是个笑面虎吗?”恭贵嫔摇了摇头“我倒觉得不是的…娘娘不觉得…祺贵妃怀孕…蹊跷的很吗?”“蹊跷?哪里蹊跷?”元妃一只手负在身后走着,他倒没想蹊跷不蹊跷,这祺贵妃又不是没承宠过。

      “陛下去过那里几次?每次都是天不亮就出来了…”恭贵嫔觉得里面肯定有事。“你是说…这孩子不是皇嗣?”元妃一脸震惊,拉着人到了墙边,说道“这话无凭无据的,可不能乱说”“无凭无据?谁去镇守那里娘娘不是不知道吧…”恭贵嫔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可是毕竟我们并未亲眼所见,而且…祺贵妃怎么可能在陛下眼皮子底下和人私通?他难道会傻到那个地步吗?”元妃心里半信半疑,但是这种事关系到皇室脸面,不能乱说。

      “他傻不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简单…”恭贵嫔只是直觉上觉得蹇宾他的肚子不对劲“好了,你别猜来猜去了”元妃无奈道,恭贵嫔撇了撇嘴“嫔妾也是猜的…说不定呢…”说着两个人就走了,陵光和蹇宾以及孟章还在长春宫里“陵儿…不就是没把阿白给你嘛至于生我气嘛~”蹇宾戳了戳陵光肉乎乎的脸。

      “哼!”陵光撅起嘴唇哼了一声,谁让蹇宾偏心,慕容黎抬起手背掩唇笑了笑“你们两了啊…真是不让人省心”“大不了…等孩子生出来认你做干娘!”蹇宾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祺贵妃,你就是个偏心怪!”陵光白了人一眼,起身挪了个位置坐下,孟章叹了口气“肥雀,你怎么脾气那么横啊!”“我哪里有!”蹇宾走过去和陵光面对面坐着“你说说!我哪里偏心!”

      陵光撇了人一眼,说道“贵妃娘娘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谁说那只白猫谁都不送的?结果转手就送了阿黎!”慕容黎抱着猫摸着,闻言愣了愣“那…那…我是觉得阿黎太孤单了…你不是还有公孙送你的孔雀嘛…”蹇宾悄悄的拉了拉陵光的袖子。

      陵光闻言没理人,袖子被人拽了拽,忍不住软了一些“那…我也要猫…”“好好好,也给你一只,章儿也不会落下的”蹇宾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求助齐之侃了…孟章闻言满意的勾了勾唇。

      齐之侃傍晚去霜阳宫的时候手里抱着一只小狼崽“阿蹇?”“嗯?小狼?!你从哪里得到的?!”蹇宾抱起小狼崽亲了亲“好可爱啊,像小齐你”齐之侃摸了摸狼崽的头笑道“我想抱一只狼崽有何难?我把他送给你,我不在的时候,他就和我一样…陪着你”“嗯!小齐…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能不能给我找两只猫来啊…”蹇宾拉了拉齐之侃的袖子。

      “两只?为什么突然要两只猫?”齐之侃疑惑的问。“因为陵儿和章儿啊…”蹇宾把事情给人说了一遍“小齐,拜托你了好不好”齐之侃沉默了一会儿“好吧,我帮你弄两只回来,看在我儿子的份儿上”“小齐最好了!”蹇宾吧唧就亲了人一口“以后小齐可不可以多来陪陪我…”“我每日都来陪你还不够?你要知道,我若是每天多来几遍,被后宫那些妃嫔看见,会出事的”

      “好吧…既然小齐这么说了…我也只好放弃了…”蹇宾摸了摸小腹,他就是想和齐之侃在一起,有什么不对的吗?!“只不过…夫人现在月份还小,也就是说还可以欢好…对不对?”齐之侃搂住人腰勾唇问“流氓…”蹇宾摸了摸羞红的脸“小齐何时这么急色了?”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