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n和Evan一起睡-❤

我的文喜欢就看,不喜欢就叉掉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4+3)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齐之侃闻言叹了口气“谁让过两个月娘娘就要禁欲了,连带着末将都得禁欲,还不得趁现在…讨点好处?”蹇宾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要不还是不要了吧…”现在玩?他总有点心里过不去。齐之侃闻言扬眉笑了笑“好吧,为了你…我倒是能忍住,对了,这狼崽终归是狼,他不咬你不代表不咬别人,尽量不要放出去”“嗯…好~”蹇宾亲了一口齐之侃,这世上除了爹娘还从没有人对他这么好小齐,来陪本宫一起睡觉!”


    齐之侃任人牵着,勾唇和人一起往床边走去,过几天,两只猫就送来了,孟章和陵光坐在长春宫里抱着猫玩着,孟章笑道“这猫腿儿怎么那么短啊?比我都短…”“…”蹇宾也不知道齐之侃在想什么找了这么一只短腿猫“可能…就这种了吧”慕容黎勾唇笑了笑“这猫倒也可爱呢”陵光摸着猫油光水滑的皮毛感叹“这猫真不错,齐之侃还挺会挑的”


    “那是!”蹇宾骄傲的一批,他的男人最棒了!“小齐挑的自然是最好的”

   


    毓埥被执明派来的宫人带进皇宫,一步一步的往安政殿走,慕容黎也让宫人端着茶点往安政殿走,结果便和毓埥迎面碰上,毓埥左手放在右肩行了一个遖宿的礼节,慕容黎也颔首问礼“想必您就是遖宿的毓埥国主吧?”“回皇后臣是遖宿的王上…”毓埥怎么也想不到他能见到天权皇后“国主先请吧”慕容黎勾唇让人先进去,毓埥也笑着点了点头,这慕容黎果真如传闻中那样,一点也没差,如今他知道为何后宫子嗣不多,只有皇后慕容黎的孩子最受宠,他要是执明,为了慕容黎虚设六宫又何妨,可惜他不是…


    两个人前后进了安政殿,毓埥进去便看见执明前来迎接,勾唇行礼“臣毓埥,参见共主陛下”“嗯…起来吧…”执明挥了挥手让人起来,虽然他很想给人一个下马威,让人继续跪着,可是阿黎不让,他也只好不这么做了“今日毓埥王前来是为了和亲的事?”

   


    “正是,臣的内弟尚未婚嫁,为了我国和钧天的友谊长存,想替内弟求娶清河郡主”毓埥颔首说道“求娶?”执明挠了挠头,这子煜干不干还是一回事呢“请陛下给清河郡主说说,内弟是真心想娶郡主的,只是遖宿国事繁重,臣来把事情都交给了毓骁,他实在没时间”“这…好吧,朕…就把清河郡主赐给你弟弟了”


    执明摸了摸根本不存在的胡子既然毓骁这么诚心想要,那就给他呗。下午,执明给子煜说了以后,子煜拍案而起“你就这么把我嫁了?执明你居然拿我去和亲??”

   


    “安啦安啦,你还能在下面?”执明拍了拍人的肩膀。子煜闻言白了人一眼,坐下说道“那我名义上还不是下头的?我是嫁过去…又不是把人娶过来…”“哎呀哎呀,你嫁过去作威作福不是很好吗?”执明猥琐的笑了笑“你说的…也对!”子煜一下就想通了,反正他也没有喜欢的人,嫁去也没啥差别“那陛下还不赶紧给我准备嫁妆?”“是是是…”执明赶紧点了点头“给您老准备嫁妆去!”子煜笑呵呵的坐下喝了口茶。

   


    过了三个月,蹇宾有一些显怀了,孕吐的厉害,这一天脸都吐白了,厌离担心的要命,抚了抚人后背“娘娘,您孕吐太厉害了,要不要找郑太医来看看?”“不用…总会好的…”蹇宾抚了抚胸口,顺了顺气“不用去找”厌离担心的紧,闻言还是决定偷偷去找皇后娘娘,请个太医来看看,中午趁蹇宾午睡,便去禀报了慕容黎,慕容黎也正在午睡,听说是厌离,便起身了,听人说了情况,担心的问道“十分严重吗?”“嗯…娘娘总是吐的脸色煞白”厌离想起那样的表情就心疼。


   

    “方夜,和厌离去太医院叫给本宫诊脉的夏太医下午去霜阳宫给祺贵妃看看”慕容黎转头吩咐方夜“是…主子,我立马就去”方夜赶紧带人去找了夏太医。

   


    下午蹇宾睡起,太医便去给人诊脉,开了些安胎固气的药便了了,也没什么大事,太医一走,厌离便传了膳,蹇宾怀着孕要补的,厌离仔细的用银针验了毒,最后验的是那道鲜鱼汤,银针进去后,也没发黑,厌离便笑道“没问题,娘娘请用吧”“厌离…”蹇宾看着人笑了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蹇宾以前的经历告诉他对他好肯定是有所企图。

   


    厌离闻言愣了愣,方才笑道“因为娘娘人好,对奴才也好,还给奴才家里银两,奴才自然要好好报恩”蹇宾不过是觉得做到多少得到多少从来不会在意这些…“”这…我对你有这么好吗”“娘娘是最好最善良的人,奴才跟了娘娘,是奴才的福气呢”厌离笑道。蹇宾尴尬的笑了笑“来吧…坐下来一起吃,这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厌离闻言赶紧说道“可是娘娘…这不合规矩,奴才是下人,怎能和主子同桌吃饭”“我说让你吃你就吃,你这是不听我的话了?”(蹇宾故意皱着眉看人“不…不是,奴才不敢…奴才吃就是了”厌离乖乖坐下,和人一起吃饭,这菜大多都是酸甜味的,因为蹇宾吃别的味的会吐。“你…是不是吃不惯啊…”蹇宾突然想起来这都是迎合他的口味做的…

   


    “不是不是…奴才吃得惯的”厌离可没吃过这些山珍海味,好吃是好吃,他也不敢多吃“你要是吃不惯就直说,我不会生气的”有些菜做的他都觉得酸,就例如那个酸菜鱼。


   

    “奴才真的吃的惯,只是奴才肠胃不好…便吃不了太多”厌离本人还是偏喜欢酸味的菜的“好吧,那多吃点,这么多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倒掉了多浪费啊”蹇宾给人夹了一块鱼肉。“嗯!多谢娘娘”厌离开心的吃了起来,刚吃了一口酸菜鱼,便突然感觉到一阵腹痛,捂着肚子弯着腰起身,疼的话都说不完整“娘娘…”“怎么了?!来人!快来人!叫太医!”蹇宾赶紧把人扶起来给人擦了擦脸上的汗“厌离…你忍忍,太医一会儿就到了”

   

   


    “娘娘…别吃那鱼…有问题…”厌离疼的直接晕了过去,太医赶过来的时候,带了助手,那助手把饭菜都重新验了一遍,说道“启禀贵妃娘娘,这酸菜鱼中放了五行草的粉末,这五行草属于中药不属于毒药,自然银针测不出来,但五行草对孕期之人来说,是大忌,因为它性寒,散血消肿,利于滑胎”蹇宾一下腿就软了差点摔在地上“什么?!有人想害我的孩子…”


   

    宫人赶紧扶住蹇宾,蹇宾冷静了一会儿,说道“此事太医不要声张,也不要告诉陛下和皇后娘娘,本宫自有决断,既然厌离没事,夏太医就先退下吧”“是…”太医得了吩咐便下去了。


这事儿且得瞒着,不能打草惊蛇,第二日,恭贵嫔便跪在长春宫里,当着众妃的面,指着蹇宾说道“皇后娘娘,臣妾要状告祺贵妃私通,秽乱宫闱!”蹇宾闻言面不改色的勾了勾唇,慕容黎闻言头一次生气,手拍了一下座椅扶手“恭贵嫔!无凭无据此话怎能随口乱说?”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