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n和Evan一起睡-❤

我的文喜欢就看,不喜欢就叉掉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八)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恭贵嫔看了一眼蹇宾“臣妾…臣妾当然有证据!”他可是早就知道了齐之侃会去蹇宾那里过夜。蹇宾淡淡的看了人一眼“你有何证据?”其他妃嫔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坐在两旁看戏,恭贵嫔闻言说道“皇后娘娘,臣妾有人证!便是祺贵妃宫里的小春!”说着便传了小春进来,小春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说道“启禀皇后娘娘…奴才…奴才不敢撒谎!可奴才的的确确看到齐将军每日都会偷偷进霜阳宫,里面…还…还经常传出来…声音…奴才清理贵妃娘娘衣物时,还清理出来了脏污的亵裤”

   


    蹇宾皱紧了眉头“小春!你没有真凭实据切不可胡言乱语!”“奴才没有胡言乱语!奴才所说句句属实!”小春把头嗑在地上,慕容黎自然知道这孩子不是执明的,只是皇家颜面问题,若是让这些妃嫔知道,必得拿来做文章,后患无穷,而且这些妃嫔身后都是前朝,牵一发而动全身。

   


    蹇宾闻言眉梢挑了一下,说道“本宫的孩子尚未生下,便已经有人坐不住了是吗?恭贵嫔,本宫无需向你解释,想要告本宫私通,你还没那个本事,仅仅凭本宫一个不近身的奴才就给本宫定罪?本宫协理六宫,即便身处贵妃之位也是位同副后,污蔑构陷贵妃,本宫剐了你们…都无人敢说什么,来人!”蹇宾淡淡的侧了侧头,门外进来了两个侍卫,蹇宾摆了摆手“把这个奴才拖下去,杖毙!”

   


    “是!娘娘”侍卫进来把小春拖了下去,小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恭贵嫔“娘娘,你说过会保我的!”陵光冷笑了一声“蠢货!”恭贵嫔闻言惊慌的看着小春被拉走,整个人都在发抖,却愤恨的看向蹇宾,质问道“祺贵妃!你敢发誓你没有混乱皇家龙脉,你敢发誓你没有私通吗!!”“本宫发誓!本宫没有混乱皇家血脉!”本来也是准备最后给齐之侃哪里来的混乱皇家血脉?

   


    恭贵嫔被人的眼神吓得一个字都蹦不出来,慕容黎脸色极差,说道“恭贵嫔,你身为昭阳宫主位,口无遮拦,构陷冲撞高位,皇嗣岂是你能拿来说的吗?”说着齐之侃的声音就传了进来“私通外臣的不是祺贵妃”说着就看见执明和齐之侃一起进来,众妃都起身参拜,执明摆了摆手,径直走上去握住慕容黎的手和人一起坐下“朕听闻长春宫热闹的很,便来看看,恭贵嫔,有什么事直接与朕说来!一字不许漏!”齐之侃就站在一旁看着。


   

    “臣…臣妾听到小春说…齐将军夜夜留宿霜阳宫,里面还有那种声音…臣妾,臣妾都是为了陛下着想啊!”事到如今只好把事情都推给小春了。慕容黎见执明来了,便没有再说话,其他妃嫔也没人吭声,齐之侃闻言冷冷的勾起嘴角“贵嫔娘娘可真是误会末将了,末将日日去霜阳宫,只不过是替陛下慰问贵妃罢了,此事陛下便可作证,而且…贵嫔有亲耳听到屋里传出声音吗?仅凭一个奴才的一面之词?”“这…臣妾…臣妾知错了…”恭贵嫔一下就开始给蹇宾磕头“贵妃娘娘,臣妾知错了”

   


    执明把手里的暖炉放在慕容黎手中,把人手合进掌心,阿黎的手总是冰冰冷冷的,他不喜欢,这让他感觉阿黎随时要离开他,闻言看了眼恭贵嫔“祺贵妃,你受委屈了,朕便将处置之权给你,你自行处置吧…”蹇宾无视恭贵嫔的祈求,言简意赅的说道“禁足吧,没有皇后娘娘和陛下的命令,便好好在昭阳宫呆着!再让本宫看见一眼,本宫可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蹇宾挥了挥手让人把恭贵嫔拖了下去“拖下去吧,免得本宫看了心烦”蹇宾起身站了起来“陛下…臣妾不舒服,先行告退了”


   

    “去吧…”执明摆了摆手,陵光也起身说道“臣妾也先告退了”其他人都起身行礼“臣妾告退…”等人都走了,齐之侃也退下了,慕容黎看向执明,勾唇道“幸亏陛下来了”“朕肯定得来啊,让阿黎一个人在这里,朕不放心”执明给人搓了搓手。慕容黎笑了笑,靠在了人怀里。

   


    齐之侃随后便到了霜阳宫,那人前脚进屋他后脚就进去了,从后头抱住人“贵妃娘娘…末将来了…”“小齐来了啊…”蹇宾撇过头亲了人一口,然后把人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小齐你摸摸”齐之侃摸了摸人凸起的小腹,在人侧脸上亲了一口“贵妃娘娘这肚子里,可是宝贝呢,贵妃娘娘也是末将的宝贝”“齐将军也是本宫的宝贝”既然齐之侃要玩蹇宾就陪他玩,玩什么都好“末将听陛下说,娘娘近日孕吐的厉害,心疼不已…”齐之侃把人扳着肩膀面对自己“那将军准备怎么给本宫治治?”蹇宾摸了摸人的脸

   


    齐之侃勾唇揽住人腰,偏头道“自然是…用嘴治…”说着便吻住了唇,他在一日,便会保护蹇宾“嗯…”蹇宾笑了笑便和人亲吻起来,他不在乎会被人看见了,不在乎了。每每齐之侃来,厌离都会遣散宫人,用各种理由让他们去做事,他是贵妃的近身侍从,所以也只是贵妃、陛下和皇后奴才,贵妃以下的,他都不用言听计从,权利自然也比其他宫人高。


   

    元妃一步都没停的回了宫,一进门便跌坐在椅子上,手紧紧的攥着扶手,说道“敬孝…你马上去敬事房通报,说本宫身子不适,不能侍寝,再去皇后娘娘那里告假,快去!”执明是个帝王,便要均衡后宫,即便每次都不碰任何妃嫔,单纯的过夜,但是侍寝都是必须的,元妃不想再让执明过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是不安,他看着恭贵嫔被拉下去的时候,心里一直在发颤。“是…娘娘,奴才马上就去”敬孝点了点头就下去了。


   

    元妃看着敬孝出去,捂着胸口冷静了下来,祺贵妃未曾要了恭贵嫔的命,必定是在下一步大棋,引什么人出来,可他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棋局,总之远离便好,而咸福宫中,宜才人叶均摸着茶杯笑了笑,对身边斟茶的近身侍从说道“祺贵妃今日可是威风大了,不过啊…还是跟皇后一样,心慈手软,成不了大事,既然恭氏已经禁足,陛下也没卸了他的位分,那我们就推波助澜一把,传信去安美人那里,说最近太医院多了许多五行草,让他拿些回来备着,不必问用处,备着就好”


   

    “是…奴才遵命,马上就去告诉安美人”涟漪点了点头,主子要干的事奴才从不过问只做就好了。


   

    才人?他要做的可不只是才人,执明每次来都不碰他,他就要想办法,只要怀了龙裔,还怕不能扶摇直上?这宫里侍寝,都是轮岗制度,才能让执明做到雨露均沾,今夜到他了,安美人蠢钝无脑,怎会知道他要让他顶罪呢,虽说安美人位分比他高,可那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蠢猪一个,陵光回了宫,孟章也跟着去了“小孟章,依你看,这个恭氏,是不是给阿蹇下五行草的人?”

   


    “我觉得…不是…恭氏已经有了阿蹇和齐之侃的证据为什么还要下五行草?是想让自己死的更快一点吗?”这个恭氏看起来也不是这么没脑子啊。


   

    陵光不慌不忙的慢悠悠的坐在椅子上摇着扇子,闻言勾唇道“我们都会这样想,但是说不定恭氏也猜出来我们会这样想,所以偏偏不按寻常路走,既下了药…又告发阿蹇,也未尝不是他的好计谋啊”“这…也说不定…”孟章点了点头“陵光光啊…你觉不觉得…你也胖了?”

   


    “我这不叫胖,叫丰腴!”珠圆玉润啊,陵光白了人一眼,这哪里是胖啊?“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应该…也和公孙那个了吧…”孟章看了人肚子一眼。


   

    “你盯着本宫肚子做什么?公孙钤忙得很!哪有时间和本宫那个?没有的事儿…”陵光摆了摆手,他和公孙钤还没做过呢,公孙钤这几个月才来了两次,哪有机会?相爷嘛,忙碌的呦…“哦…那你就是真的胖了”孟章想陵光以前也没有小肚子的啊。


   

    “我这不是肉!”陵光捏了捏小肚子,卧槽…好像真的有点凸起来,慢着!公孙钤第二次来的时候,他晚上睡觉睡的超级死,第二天公孙钤离开后,他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黏黏的,他还以为是自己做春梦了“不是吧…公孙钤这个混账!!!”“所以…你到底有了没?”孟章冲人挑了挑眉。


   

    “本宫怎么知道?宣太医宣太医!”陵光气急败坏的拍了拍桌子,宫人赶紧去宣太医。太医来了之后一把脉“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娘娘已经有了半月身孕了”孟章勾唇憋着笑,陵光那叫一个气啊,手拍在床榻上,起身挥袖道“全部给本宫出去!小庆!拿着本宫的牌子,去请公孙丞相!”“是…”小庆笑了笑也就下去了。公孙钤接到消息的时候愣住了“什么?请我做什么”“奴才不知道,宸妃娘娘只是让奴才来请相爷入宫一趟”小庆晗着首说道。“这…好吧”公孙钤怎么也想不到是陵光怀孕了。进了宫陵光上来就给了人一下“你干嘛…”


   

    陵光十分气“本宫干什么?公孙钤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我…干什么了?”公孙钤万万想不到陵光是怀孕了。“本宫问你!半个月以前,也就是初二那天晚上,你到底对本宫做了什么!”陵光抓着人领子问“我…”公孙钤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没干什么啊”“你听好了!本宫怀孕了!”陵光推了人一把,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原本这几天后宫就不安宁,你居然还给我搞出一个孩子来!”

   


    “陵儿…我错了…”公孙钤一听到人怀孕了别提多开心了!“陵儿你怀孕真的是太好了”陵光闻言更气了“我都快愁死了!你开心什么?”这下得让执明明天就来过夜了,不然月份都对不上“…陵儿…我好喜欢你啊”公孙钤吧唧就亲了人一口。

   


    “哎呀你起开!”陵光推搡着人还是让人亲了一口,气呼呼道“你个管不住下半身的,本宫真想阉了你!”“阉了我你怎么xing福?”公孙钤可开心了。陵光怀孕了公孙家有后了。陵光推开人说道“起开起开!别往本宫身边凑,明晚是元妃的侍寝日,本宫想办法让陛下过来!”要不是有敬事房档案记录侍寝日期,他才不做戏这么周全呢。


   

    公孙钤笑了笑“陵儿是嫌弃我了?”陵光要是敢嫌弃他,他就再来一次“本宫何止嫌弃你…你回去吧,本宫困了,此事告知你便罢了”毕竟公孙钤也是这孩子的父亲,陵光扶额坐下叹了口气“陵儿…我陪陪你吧”公孙钤怜爱的摸了摸人的肚子。


   

    “不必了,以后你少来娴吟宫,不要让人抓着把柄,阿蹇的教训你还不知道吗?”陵光顺着心口,他从前无后宫,只因为登位不久,国本未固,也就没有立六宫,这后宫果真是让人觉得无法松懈下来。“可是…这孩子…”公孙钤真的有些不自在,这是他的孩子却要和执明姓。

   


    “这孩子虽是你的,可生下来也是姓执,是这钧天的四皇子,不过执明已经封了炎儿为太子,等以后我肚子里的孩子长大,便可以找个由头过继入相府一脉,还是你的孩子”陵光看着人说道“好…陵儿怎么说都好”公孙钤摸了摸人的脸。确实是胖了…

   


    陵光不准备现在说出怀孕的事情,等时局稳定吧,第二日,蹇宾派厌离去查了太医院五行草的领药记录,厌离回来说道“娘娘,太医院记录在册,符合时间的只有两个宫,咸福宫安美人,和长信宫元妃娘娘”“元妃?”前段时间元妃和恭贵嫔走的挺近的,难不成?是他?“是,而且元妃娘娘领了不少,刚好是在奴才吃了那鱼腹痛的前一天”厌离心里也在怀疑,毕竟那个安美人谁都知道没什么心思的。“厌离…告诉齐将军…让他派人去查查”蹇宾摸了摸肚子“宝宝,乖乖的啊”厌离点了点头,转头便出去了,蹇宾坐在椅子上抚摸着小腹,抬眼沉着的看着门口,如今他不想斗也得为了孩子护好自己了。

   


    宜才人昨夜侍寝,以自己生辰为由,让执明喝下了特制的酒,原本执明的酒量没有那样不堪,却直接不省人事了,一时间执明便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今天起来只见和宜才人一丝不挂的躺在榻上,顿时懊悔不已,怎么又让用同一种手段吃了一次亏,二皇子便是因为那时张贵嫔灌了他酒造出来的,这宫里一时都传遍了宜才人被罚跪在咸福宫院子里的事情,还把咸福宫门大开着,陵光和孟章路过咸福宫,陵光又退回来到门口,往里看了一眼,便看到宜才人跪在那里,冷的鼻子通红,勾唇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便走了,回宫路上,陵光笑道“想必那叶氏,是想着晋封想疯了,不过今儿个陛下好像还真让内务府拟旨,给他晋封了美人,呵…这羞辱的可真高级”

   


    “是啊…”孟章摇了摇头,好好的干嘛要得到执明的喜爱?清闲的活着不好吗?“这也快下初雪了,冷的很呢,他跪在那里倒是可怜了…不过这也不关咱们的事情,走吧,去我宫里暖暖”陵光挑眉笑了笑“好,我们走吧顺便去看看你宫里的孔雀”孟章乐呵呵的挽着人的手。叶均跪着也不觉得怎么样,昨夜执明根本未曾碰他,即便是羞辱,他好歹也是美人了,如今他肚子里没东西,如何保住自己…晚上,执明去了陵光宫里,陵光勾唇行礼“今日本是元妃侍寝,不过元妃抱病,臣妾便擅自做主,让人把陛下请来了”“嗯…看来…是肚子里有了吧”要不是肚子里有了陵光怎么会让他来这儿?

   


    陵光闻言垂眸笑了笑,说道“就知道瞒不过陛下,陛下进来说话吧”带着人进了屋里。“来吧…想什么时候说出去”执明坐在椅子上看着陵光。难不成有了就会胖?那可得让阿黎胖点。

   


    陵光站在人面前,闻言慢条斯理的在一旁的椅子前坐下,才说道“本想显怀了再告诉陛下”“那现在呢?显怀了再说吗?”执明喝了一口茶“对了…你天天都吃什么啊,我想给阿黎也吃点”


   

    陵光闻言便笑了出来”陛下,你不会想把阿黎喂胖吧?阿黎现在怀着身孕,肯定贪吃,过几月自然就胖了,你放心吧,至于臣妾肚子里的,现在还不是说出来的时候”


   

    “阿黎太瘦了我看着心疼”执明觉得蹇宾和陵光这两个人身子骨看起来都比慕容黎棒,便想着让御厨照样做给慕容黎吃。


   

    “阿黎自小便是我们之中身量最轻的,要想把他喂胖,可得好好补呢”陵光摇着扇子笑道“臣妾觉着,阿黎一日三顿,可改成五顿,他一顿只吃几口,即便把熊掌都给他吃,都胖不了”

   


    “嗯…可以有,阿黎喜欢吃什么?我觉得你会知道的吧”执明觉得是时候改成一天五顿了。

   


    “阿黎是陛下的结发之妻,陛下问臣妾做什么?您别告诉臣妾,你连阿黎的喜好都不曾关心过?”执明心里苦,怀孕的时候慕容黎的口味就和平时不一样了“知道啊…可是…阿黎他最近都不吃了。朕不是想着阿黎怀孕了你也怀孕了所以特地来问问啊”

   


    “陛下吩咐御膳房每日送些酸杏什么零嘴给长春宫,阿黎必定特别爱吃,饭菜呢御膳房会有数的,肯定都是有利于胎儿迎合阿黎喜好的”

   


    执明想了想也是吃什么御膳房的心里都是有数的“最近朕得了一精致小巧的暖炉,想来可以给阿黎暖暖”陵光勾唇笑了笑,装模作样的吃醋“陛下得了什么都先想中宫,臣妾啊…望尘莫及”“你有公孙啊…”执明对陵光那么好公孙钤不得吃醋啊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