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n和Evan一起睡-❤

我的文喜欢就看,不喜欢就叉掉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九)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公孙?”陵光闻言先是做出惊讶的表情,随后笑道“公孙哪能跟陛下比啊?陛下可是天子,可是金龙,他?顶多是老孔雀”“老孔雀??公孙先生要哭啦”执明看了看窗外的孔雀“天怪冷的,你不把他带进来?”“陛下不说臣妾都忘了,阿济,去把本宫的雀儿挪进来,别让他着凉了”陵光吩咐宫人道

   

    “是…”执明看人这么上心笑了笑,还说不关心?“还说不关心公孙先生?”陵光垂眸哼了一声,手绞着袖口,抬眼说道“臣妾那是怕雀儿受凉,这孔雀是无辜的啊,陛下今日来可得记得,明日必须让臣妾帮您穿戴好直接去上朝,可别天不亮就溜了”“是是是”执明打了个哈欠“咱们睡吧…朕困了…”

   

    陵光点了点头,便和人上床睡觉了,躺在床上还嘱咐道“不准挤臣妾,臣妾可有身孕呢”

    “好好好…不挤你”执明只能背过身‘自抱自泣’

   

    第二日清晨,厌离给蹇宾伺候着穿衣洗漱,笑道“今日是红梅宫宴,娘娘就别穿白的了,穿这身湖绿色的衣裳吧?”“这…”蹇宾也没穿过别的颜色的,他只能看着湖绿色的衣裳皱了皱眉。

   

    “娘娘,今日可是那些娘娘们难得的除了侍寝以外还能见到陛下的日子,肯定都穿的十分明目艳丽,湖绿色淡雅,和那些大红大紫的形成了反差,更容易引人注目,而且齐将军也会在,这样齐将军不就很容易注意到娘娘了吗?”

    蹇宾想了想也是“那就穿那个吧,厌离…今日不要给我打扮的太出众啊”

   

    “奴才知道,主子不爱穿那些太过夺目的,那是因为主子穿什么都好看,和皇后娘娘一样,不用刻意打扮就让人移不开眼了”“厌离就爱哄我开心”蹇宾特意选了一个木簪插在头上“要不就这样吧”

   

    “主子,这木簪也太素了,戴这个摇冠吧”说罢,帮人把簪子取下来,给人把头冠戴好,束在人高髻上“厌离…”蹇宾觉得还是素点好“要不还是木簪吧…素点也好不是吗?”“可是这个摇冠配这身衣裳啊,主子…简约可不是简单,您就听奴才一次吧”厌离无奈的笑了笑“好好好…那就这个摇冠…”蹇宾也没有办法了“厌离,把小狼抱来”

   

    “是”厌离说完就赶紧去抱了小狼崽,蹇宾给小狼起了个名字,叫泡泡,也不知道为什么,抱过来放进人怀里“主子,给”“泡泡~今天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蹇宾点了点泡泡的鼻头“今日我带你去看桓桓”桓桓…也就是阿白

   

    午间红梅宴,都坐船前往太液湖中央的蓬莱洲,等所有人都落座了,执明和慕容黎才来,众妃都起身行礼“嫔妾参见陛下,皇后娘娘”执明挥了挥手让人起来“都起来吧…阿黎,我们快点坐下,别冻着了”慕容黎勾唇笑了笑,和人一起坐下,其他人都坐好,慕容黎才说道“方夜,让人上菜吧”

   

    “上菜!”方夜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然后就开始上菜了。蹇宾抱着小狼崽坐在一边“泡泡,你看桓桓在那里”

   

    慕容黎怀里抱着桓桓,菜都上在了每个妃嫔的桌子上,蓬莱的梅花开的特别好,昨夜刚下了初雪,白雪映衬着漂亮极了,慕容黎环视了一圈,问和元妃同在长信宫的昭嫔道“昭嫔,元妃没来吗?他的身子还病着?”“回皇后娘娘…是的…”昭嫔点了点头。蹇宾看着桌上有肉夹了一点起来喂泡泡“泡泡~吃肉”

   

    慕容黎闻言摸了摸猫,说道“那便让他歇着吧”宜贵人勾唇道“元妃娘娘不是向来身子硬朗的很吗?怎么的突然就病了?”“本宫…不知”昭嫔不知道怎么的他总觉得宜贵人不安好心。安美人只顾着吃,什么也不管,闻言多嘴道“生病了?嫔妾有五行…”话还没说完,宜贵人便说道“安美人快吃吧,别说话了”

   

    安美人点了点头继续吃了起来。泡泡在蹇宾怀里不停扑腾,就是想去找桓桓“泡泡…我要生气了哦”坐在蹇宾身边的宁贵嫔夏氏看了眼人怀里的狼崽,勾了勾唇“这狼崽真不安分,贵妃娘娘,还是让下人抱着吧,免得打翻了菜”

   

    蹇宾摸了摸狼崽的头也不回应宁贵嫔“泡泡,乖乖的,否则我就不能抱你咯”裕昭仪勾唇道“狼崽哪里比得上猫儿乖啊?皇后娘娘怀里的猫乖的很,这狼崽养在后宫是有隐患的,若是哪天跑出来咬了人可就不好了,陛下您说是不是?”

   

    “本宫的泡泡就不劳各位费心了…各位还是安心吃宴吧”执明看了眼齐之侃“齐将军…去帮祺贵妃抱着那个小狼崽吧”齐之侃坐的是蹇宾斜对面,今日红梅宴,外臣就只请了他一个,足以见得执明对齐之侃的看重,闻言齐之侃起身行了一礼,便走了过去,朝蹇宾行了一礼,说道“贵妃娘娘,狼崽就末将来抱吧”

   

    “嗯…”蹇宾把狼崽递过去的时候还摸了摸齐之侃的手“那就劳烦齐将军了”齐之侃把狼崽接过来,感觉到那人摸了他一下,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宜贵人笑的意味不明,慕容黎勾唇抬了抬手“大家都别说了,吃吧,不然菜都凉了”蹇宾看着齐之侃抱着狼崽,还时不时冲齐之侃眨眨眼。这一顿饭吃的各怀心思,歌舞都没几个人有心思看的,安美人凑近宜贵人小声问道“宜贵人,你为何让本宫领五行草啊?”“怕你有事啊…”宜贵人对着人笑了笑。这个安美人真的是蠢钝如猪!

   

    安美人闻言才点了点头,没有一点怀疑,他觉得叶哥哥对他最好了,所以丝毫不怀疑,结束坐船回去的时候,蹇宾和陵光坐同一条船,陵光摇着扇子问道“怎么样?知道是谁下的五行草吗?”“听起来像是安美人…可是安美人那么单纯不像是他”蹇宾怀里抱着狼崽摸了摸。

   

    “安美人尚未成年,自然没什么心机,不过我觉得…那个宜贵人叶氏,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陵光道“嗯…搞不好就是他下的毒…”蹇宾思索了一番还是决定先安慰泡泡“泡泡~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那就告诉陛下,我们直接搜,将时间内太医院本子上所有记录在册的领了五行草的宫,都搜一遍”陵光笑着挑了挑眉“嗯…就这么办,陵光光你看看我家泡泡可不可爱!”蹇宾狠狠地摸了摸泡泡的头“一头狼崽子有什么可爱的?”陵光嫌弃的看了狼崽子一眼“他难道不可爱吗?!”蹇宾摸了摸泡泡光滑的皮毛

   

    “狼可是吃人的,也就你胆子大,敢养这玩意儿…”陵光白了人一眼“小齐送我的!最可爱!”蹇宾把泡泡放在地上“泡泡,别到处乱跑啊”

   

    陵光说道“这是船上,你别把它放下去,不然掉下去了”“好吧…泡泡过来,吃牛肉干”蹇宾让厌离把牛肉干拿出来。泡泡又去把牛肉吃下去,乖乖的蹭了蹭人,陵光噗嗤一笑“你把狼硬生生养成狗了你”“这才说明我厉害啊”蹇宾摸了摸泡泡的耳朵“泡泡,等回去带你见桓桓好不好?”泡泡嗷呜了一声,下了地,陵光便和人一起回去,路上碰到孟章,带着了,回了霜阳宫。

   

    齐之侃和执明去了安政殿,一进去便看到了仲堃仪也在,仲堃仪勾唇行礼“拜见陛下”“嗯…仲卿有何事啊?”执明笑着看人“齐将军也在啊…”仲堃仪勾了勾唇,又说道“陛下,毓埥王大概已经回去了吧?”“是啊,怎么仲卿舍不得毓埥王?”执明托着下巴看人,一脸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的模样

   

    “并不是臣舍不得,只是前段时间臣去了一趟岭南,错过了和毓埥王叙旧的机会,觉得很遗憾罢了”仲堃仪有些惋惜,毕竟他和毓埥可是旧相识,毓埥在这里住了个把月,他都没回来赶得上“嗯…这么说来仲卿是想去见见毓埥王?”仲堃仪为了这点小事打扰他和阿黎说话,要不…‘发配边疆’?

   

    慕容黎在一旁坐着,闻言垂眸笑了笑,仲堃仪说道“本来是想见的,但是没赶上罢了”“既然如此…朕就让仲卿送清河郡主出嫁吧…”想见还不容易?那就见呗…

   

    仲堃仪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真是撞枪口上了,执明正愁找不到送亲使呢,他就把自己送过来了,无奈只能拱手做礼道“微臣遵命…”齐之侃笑道“任务艰巨,仲大人辛苦了”“仲卿辛苦了,既然不日便要启程今夜…就在宫中歇下吧”执明言下之意就是给朕乖乖待在孟章那里别乱跑。

   

    “是…”仲堃仪愉悦的勾了勾唇,在宫里歇了,不就是去孟章那里咯,慕容黎想到了五行草的事情,便说道“陛下,还有一事,前几日祺贵妃差点误食了五行草,险些胎儿不保,臣妾派人查了太医院的那些记录,发现有两个宫都领过五行草,兹事体大,臣妾想…还是细细的查”“也对…此事就交给齐将军了…”执明对着齐之侃笑了笑,那笑容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齐之侃闻言颔首应道“是,末将即刻带人搜宫!”说完就出去了,第一个领五行草的是元妃,齐之侃带着一行人便进了长信宫正殿,对元妃的近身宫人亮了牌子,说道“奉皇后娘娘和陛下之命,搜查长信宫”

   

    元妃都懵了,什么玩意儿?搜查我这里干嘛?他什么也没干!他就是个遵纪守法好市民!不说别的好市民奖他也该拿一份吧!

   

    宫人闻言只好让人进去,齐之侃朝元妃行了礼“元妃娘娘恕罪,末将奉皇命,冒犯之处还请恕罪”“无妨…无妨”元妃扯了扯嘴角“不知将军前来找什么”

   

    齐之侃还没回话,便有人拿来了一包用过一点的五行草,说道“将军,搜到了”齐之侃拿过来打开看了一眼,交给跟进来的太医,说道“查查用了多少量”

   

    “元妃娘娘进来用量挺大的…臣…一时半会儿还真记不清楚”太医抓着五行草闻了闻。“只说和下在贵妃菜里的用量,是否和这用量一致?”齐之侃看着太医问。“一…一致…”这齐将军都快把太医吓昏过去了。元妃感觉真的是五雷轰顶,怎么回事?人在宫中坐,锅从天上来???

   

    齐之侃闻言勾唇绑上袋子,放在副将手里,说道“元妃娘娘,请随末将去见陛下吧”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