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n和Evan一起睡-❤

我的文喜欢就看,不喜欢就叉掉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十二)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好…阿黎说的都好”只要慕容黎说好执明从来就没说过别的话。慕容黎点了点头,第二日田氏便晋了昭仪,苏氏复位,还是元妃,特地的去了霜阳宫道谢,一进去便跪下说道“嫔妾苏氏多谢贵妃娘娘替嫔妾洗清冤屈!”“没什么的…本宫只是觉得你不像是哪要害本宫的人…”蹇宾对着人笑了笑。“阿蹇,恭氏尚在冷宫,若是不下决心除掉,恐怕是留有后患”一旁的陵光淡淡的说道,元妃闻言想了想,说道“娘娘,若要除掉恭氏,嫔妾有办法”“说吧…”蹇宾相信元妃不会伤害他的,至少现在不会。



    苏氏说道“如今恭氏被禁足在娴吟宫内,陛下既然说只是禁足,就没理由再去赐死,便需要我们逼恭氏一把”陵光闻言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你去冷宫挑唆他几句,让他再出手害阿蹇一次?”“你们…可有把握保护好我?”蹇宾摸了摸肚子,他不希望拿孩子去冒险。元妃踏进娴吟宫颐和殿的时候,里面一股子霉味,和冷宫无二,他用帕子盖住鼻子走进去,恭氏正坐在镜子前梳头发,元妃看着人说道“难为你还知道梳妆打扮”恭氏看了人一眼“臣妾…恭迎娘娘…”其实恭氏根本不想理元妃,但是苦于身份只能给人行礼“西晏,你一定特别恨祺贵妃吧?”元妃拿过梳子帮人梳着头发说道。



    “不然呢?妄图混淆皇家血脉…居然还能安全的活在宫中!”恭氏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我跟你一样,他害得我被褫夺封号囚禁宫里,估计也没想到我会有复位的这一天”元妃给人梳着头发说道“那你…”恭氏从镜子里看了人一眼“来找我做什么”元妃勾唇给人盘着高髻,说道“西晏,不如我们一不做二不休,反正都已经在陛下面前不得宠了,与其看着蹇氏嚣张,不如…除之而后快”



    “…”恭氏笑了笑,既然元妃有这个想法他不如就这么办…“既然如此…就这么做吧”元妃给人戴上摇冠,勾唇道“第一步,分掉祺贵妃的恩宠,我看你身边伺候的那个栩儿,长得有几分皇后的样子,气质也像,你觉得呢?”恭氏看了一眼栩儿“形似神不似罢了…”“形似就够了”元妃勾唇挑了挑眉,形似就足够了,要神似做什么?“那你就放手做吧…”恭氏拢了拢自己的头发。



    元妃安排栩儿去长春宫伺候了,一般进去个什么打下手的宫人不会有人过问,执明那天去过长春宫后,果然注意到了栩儿,慕容黎一边给人剥橘子,看见人一直在看那边站着的栩儿,问道“陛下,您看什么呢?”“阿黎…你看那个人…长的像不像你”执明指了指栩儿,就算像,他也不喜欢!他只喜欢阿黎。慕容黎看了一眼栩儿,垂眸勾了勾唇,给人喂了个橘子,便对栩儿招了招手“栩儿,过来帮陛下剥橘子吧”



    执明都不抬头看栩儿,冲慕容黎笑着“我要阿黎喂我!”“是…”栩儿走过来帮人剥橘子,慕容黎又给人喂了一瓣橘子,笑道“陛下觉得栩儿如何?”“如何?就那样啊…”执明喜欢慕容黎也不全是因为脸,如果只是脸,他为什么要把蹇宾和陵光他们给别人。慕容黎摸了摸的肚子,勾唇道“陛下都说栩儿像臣妾,臣妾如今怀着身孕,没有办法陪着陛下,便让栩儿陪着,如何?”“不要…朕喜欢的事阿黎这个人,不是这张脸,光有脸一点用也没有!”执明才不会让慕容黎离开他,绝对不会!



    慕容黎勾唇握住人手,说道“臣妾觉得如今后宫添一个妃嫔也不错,采衣,才人,贵人和美人位都空缺无人,再这样下去,前朝又要给后宫送人了,不如栩儿便晋为采衣,如何?”执明看了人一眼,他总觉得这个栩儿不简单“等朕去问问阿蹇再做决定吧,如何?”“好”慕容黎勾唇笑了笑,又给人喂了一个橘子,正说着就有宫人跑进来“陛下,皇后娘娘!祺贵妃突然腹痛,像是要生产了!”“什么?!”执明看了慕容黎肚子一眼,不应该啊,两个人不是差不多一起怀孕的吗?



    慕容黎算了算,如今也有九个月了,这不是还有一个月吗,怎么会现在就生,他正想着说一起去,便突然腹中一疼,跌坐了回去“啊!陛下…疼…”这也不知道是什么缘分,他们怀孕是一起查出来的,结果生孩子也挤在一起去了“这…传朕旨意!快去给皇后请御医!让齐将军替朕去看好祺贵妃!”



    方夜赶紧去请太医,齐之侃在将军府一听到消息,就直接入了宫,直奔霜阳宫,一进去就听见内室传出来的痛喊声,他定定的站在外厅,按规矩他不能进去,只能等,可是他着急啊,所以一动不动的站着,脸色冷的不得了,看着宫人不停端出一盆子血水,攥紧了拳头,而慕容黎那边,方夜不停的给床上的慕容黎擦汗,三个太医三个接生的产公,慕容黎攥紧被子仰头痛吼“啊!!”



    “啊!我不生了…我不生了…”蹇宾疼的一额头的汗“不生了…”执明在门外只能干着急“上天保佑,上天保佑阿黎没事没事”齐之侃脸色铁青的站在外厅,这来往帮忙的人都避开他,齐之侃听着里头的声音,心疼的不得了,慕容黎这边出了好多的血,多的可怕,人都喊的没力气了,用参汤吊着气,太医出去禀报道“陛下,娘娘身子本就弱,这现下出了好多的血,臣等只能竭尽全力,剩下的…只能看娘娘和小皇子的造化了!”



    “一定要救阿黎!一定要救他!”孩子没了还可以再有,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太医自然是竭尽全力去救,但是这有时候尽人事听天命,他们也无能为力,一直到傍晚,霜阳宫传出第一声孩子的啼哭,产公抱着孩子出来,齐之侃挥手让人把孩子抱走,让其他人下去,便进了内室“阿蹇!”而长春宫还在生产,慕容黎血崩太过严重,整个人已经快要失去意识,陵光一个时辰前就赶过去了,在长春宫外和执明一起等,急得不得了,又看见不断有人端着血水出来,宫人跑过来禀报道“陛下,祺贵妃顺利诞下皇子,已经抱去霜阳宫内暖阁了”



    “小齐…”蹇宾疼的脸色都发白了“给孩子起个名字吧…”执明在外头急的团团转,阿黎怎么还没好“叫执靖吧…”执明半天蹦出这么一句“别说话了…”齐之侃握着人手放在嘴边吻了吻,名字什么的都不重要,蹇宾才是最重要的,执明给赐的名字,自然是用在明面上的,宫人点了点头就下去了,陵光听蹇宾生下来了,好歹也舒了口气,但是阿黎这怎么还没生下来,陵光急得说道“阿黎怎么还没生下来啊…可千万不要出事啊…”长春宫里的叫喊声突然停了,太医跑出来跪下说道“陛下!皇后娘娘晕过去了!”



    “什么?!朕!命令你们!去救皇后娘娘!!”执明真的害怕慕容黎就这么没了“陛下,并非微臣不想救,微臣已经让人给娘娘喂了药,能不能醒的来,就看娘娘造化了啊!”太医话刚说完,执明就一脚踢翻了太医,直接推门就进去了,陵光也跟着进去了,执明姿态都顾不得了,刚进了内室,就看到慕容黎脖子额头和脸上都是汗,头发黏在脖子上,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的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跟个死人一样,被子上好大一滩血迹,他脚下不稳的踉跄了一下,陵光一看瞪大眼睛捂住了嘴巴。



    执明赶紧跑过去抓住人的手“阿黎…朕不能没有你,你醒醒好不好,如果你不醒过来,朕…朕…朕就解散后宫!”慕容黎还是没什么动静,产公和几个太医都要急死了,这药汤灌都灌了,怎么还没动静呢,陵光红着眼睛捂着嘴巴,眼泪不断掉落,这生个孩子,怎么会…蹇宾担心慕容黎,齐之侃便派人去看看情况,宫人快步跑进了霜阳宫,跪在外厅对内室的人说道“将军,贵妃娘娘,皇后娘娘难产血崩,晕了过去”



    “什么?!”蹇宾挣扎着就要起来“扶我…扶我去看看阿黎!阿黎不能有事”执明狠了狠心“阿黎要是再不起来…我就和阿黎一起去了”孟章拿着慕容黎亲手绣的老虎帽跑进来,跪在床边把帽子塞进人手里,哭着说道“阿黎,你一定要坚持住,你看,这是你亲手给小皇子绣的帽子,这是你盼了好久的小皇子啊,你不能放弃啊阿黎!”齐之侃赶紧把人扶住,说道“阿蹇,你刚生产完,哪里都不准去!”



    “我不去看看阿黎,阿黎要是没了可怎么办!”蹇宾掀开被子刚要下床就被人塞了回去“阿黎…你快点醒醒…不然一会儿阿蹇也要来了”齐之侃看着人说道“我去看看,你给我好好的在床上躺着,哪里都不许去!”说罢便起身对侍卫说道“看好贵妃,本将军去一趟长春宫”慕容黎好像摸到了手里的老虎帽,手指动了动,慢慢的回过了意识,睁开了眼睛,疼痛又渐渐的回来了,他皱着眉仰着脖子“啊!执郞…啊!!”



    “阿黎!”执明赶紧对人说话“我在我在…阿黎我在呢”慕容黎攥紧了虎头帽子和执明的手,用尽了全身力气“啊!!——”伴着一声婴儿啼哭,慕容黎的眼睛变得迷离,慢慢闭上又晕了过去。“阿黎…阿黎”执明也不看孩子,他就怕慕容黎出事”太医!皇后还好吗?”



    太医跪下说道“回陛下,娘娘只是力气用光了,累了罢了,微臣会给娘娘开补血的药方”“那就好…那就好…”执明抱着慕容黎,还好没事没事。



    陵光也松了口气,坐在椅子上抚着胸口,孟章起身走出内室,对下人说道“去霜阳宫禀报,说皇后娘娘没事了”“是!”下人点了点头没想到刚到门口就看见了齐之侃“齐将军…”齐之侃问道“皇后娘娘如何了?”



    齐之侃闻言才松了口气,说道“本将军知道了”齐之侃回到了霜阳宫,走进内室“阿蹇”“阿黎如何?”蹇宾正逗孩子玩呢,见人回来看了人一眼。齐之侃走过去坐在人榻边说道“皇后没事,顺利生产了,只是体力不支睡过去了”



    “那就好…那就好小齐来抱抱孩子吧”蹇宾把孩子递过去。齐之侃接过孩子抱在怀里,也不知道怎么抱才对,有点手忙脚乱“这…这怎么抱啊?”




    “噗…小齐过来我教你”蹇宾把孩子放在齐之侃怀里”这样就好了”齐之侃把孩子抱好,孩子就开始哭,他又慌了“这…这怎么哭了?我怎么哄啊?”



    “小齐逗逗他呀”蹇宾看着齐之侃忙手忙脚的样子就想笑“怎么逗啊?这…你…你笑一个!”齐之侃看着孩子用着命令的语气说。蹇宾笑出了声“小齐把孩子给我吧…”蹇宾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点了点孩子的鼻头“宝宝~我是娘亲~”



    齐之侃看着孩子瞪着大眼睛不哭了,皱了皱眉,说道“这孩子怎么到我手里就哭啊…”“你不会逗他啊…”蹇宾让齐之侃继续抱着孩子“你抱着,我逗他”齐之侃抱着孩子,看着蹇宾斗孩子,勾唇顺势在人额头上吻了吻“阿蹇,辛苦你了”



    “不辛苦,宝宝~那是爹爹!”蹇宾指了指齐之侃“你看,爹爹…”齐之侃勾唇摸了摸孩子脸蛋,说道“我这段时间好好的想了想,孩子…就叫齐宣靖,陛下给赐了名,叫执陵,总之都是靖儿…没什么差别”“好…小齐想叫什么就叫什么”蹇宾笑了笑“孩子…小名就叫果子吧”



    “好…果子”齐之侃笑着亲了人一口,慕容黎这孩子一落地就昏睡不醒,睡了连着七天,执明都快担心死了,每天上朝都心不在焉了,这天才下朝,宫人就去禀报说皇后醒了,执明赶紧就跑去了长春宫,慕容黎靠在床头任方夜喂着药,听见脚步声,转头便看见执明进来了,作势便要下床行礼“陛下…”



    “阿黎!你可算醒了!”执明走过去抱着人蹭了蹭,他不能没有慕容黎,不能失去他”方夜见状便退了下去,慕容黎被人抱住,勾唇笑了笑,说道“陛下…臣妾这不是醒了吗…没事了”“阿黎…你可吓死我了…”执明紧紧的抱着人,生怕是一场梦。



    慕容黎回抱住人,他知道他昏睡了这么些天,执明肯定担心极了“夫君…我没事…没事了…”“阿黎…”执明抱着人躺下“我都好久没和阿黎一起睡了…”慕容黎挪了挪给人留了位置,躺在人怀里,勾唇说道“夫君…咱们的孩子还好吗?”“好…舜儿可好了”执明抱着慕容黎亲了亲。慕容黎闻言笑了笑“舜儿…是陛下给起的名字吗?真好听”“是啊…我们的孩子…就叫执舜…”执明希望这个孩子之后是个明君…



    慕容黎勾唇说道“炎儿如今也有伴儿了,希望他们兄弟以后都能和睦相处…”“是啊…炎儿今日去看舜儿了…他可喜欢这个小弟弟了”慕容黎闻着人身上龙涎香的味道,觉得很安心“夫君…舜儿是臣妾用命生下的,夫君一定要好好保护舜儿…”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