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n和Evan一起睡-❤

我的文喜欢就看,不喜欢就叉掉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1+4)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好…”齐之侃当然什么都答应,孟章已经听人唱歌听的忍无可忍了,他坐起来下了床,打开门走出去,指着人说“你闭嘴!”仲堃仪看着人出来了别提多开心了“章儿…章儿…你肯出来见我了!”孟章双手叉腰烦躁的来回踱步,突然停下来,看着人问“你到底想干嘛啊?你让不让人睡觉!”仲堃仪不想让孟章生气只好装作可怜准备离开“章儿…那章儿先去睡,我明日再来”

   

    “你别!咱们今天把话说清楚,本宫可不想夜长梦多”孟章说完就进屋了,仲堃仪也跟了进去,孟章坐下盘腿坐着,靠在靠背上,抱着臂“把你想说的都说完…”“章儿…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的…”仲堃仪低着头不敢看人,活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孟章闻言扶额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儿“你哪里对不起我?”“我…我…我不该让天枢被灭国”这个时候什么错都是自己的,能让他心疼就对了!。孟章闻言心里揪着疼,他十六岁继位,是钧天最年轻的君王,可惜仅仅两年,他刚满十八,他的国家就灭亡了,可能…他并不是一个好君王吧,其实天枢灭国,和仲堃仪没有关系,是他自己…他心里叹息,看了人一眼“你以为…你有本事让天枢灭国吗?跟你没关系…”

   

    “章儿…”仲堃仪看人有点难过,走上去抱住人“是我不好…章儿你打我吧”孟章被人抱住,十分无奈的推开人,但是并不用力“别抱我…你不知道避嫌吗?见天往漪澜殿跑”“那…齐之侃不也整天去蹇宾那里吗”仲堃仪小声的嘟囔着。

   

    “你想说什么?”孟章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人怕是他妈的没安好心。孟章看人摸上了自己的手,也没有反抗,手被人合在掌心里,孟章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两声“摸够了就赶紧走…”

   

    仲堃仪嘿嘿笑了两声“摸不够,怎么也摸不够”孟章无奈的白了人一眼“今夜你别想留宿,就算宫门下锁了,你也自己找地方住,别来烦我”宫门每日傍晚都会下钥,如果在宫里的外臣想出去回府,没有陛下的令牌,是出不去的“章儿!你就忍心看着我一个人在外面冻死吗?!现在这么冷了…”仲堃仪觉得孟章肯定是要谋杀亲

   

    “是你自己在本宫宫外唱歌耽误时间的,本宫有什么不忍心的?啊?”孟章笑着问。这下完了…他是要冻死了“那…好吧…我随便在御花园的假山里窝上一夜,章儿保重…我走了”仲堃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说的更惨一点。孟章看着人起身往出走,终归还是于心不忍,皱了皱眉“等等,本宫让人在宫里收拾一处偏殿给你”“没事…夜深了,章儿还是不要太过劳累,睡吧…我会自己想办法的…”仲堃仪拉了拉身上并不保暖的衣服。

   

    孟章哪能不知道仲堃仪这个人,又气又笑的看了人一眼,无奈“服了你了!本宫的床勉强睡得下两个人…你留下吧”“太好了!章儿我太爱你了!!!”仲堃仪抱着人就亲啊。孟章猝不及防的被人亲了一口,觉得心好累啊,第二日清晨,慕容黎穿戴好后就伺候执明起床洗漱更衣,给人扣腰带的时候,执明一脸没睡醒的和人额头相抵,慕容黎给人整理领口,执明这样和他抵着额头,他都看不到领口了,无奈道“陛下…你这样臣妾看不到了”“ 啊…好…”执明嗯了一声抬起头向后仰去慕容黎勾唇给人整理好衣襟,又帮人把玉佩和缨络挂在腰间“陛下若是怠政,文武大臣们都怪臣妾这个皇后没有行到规劝之责了…”

“啊…”执明是真的想罢朝,皇帝做的一点也不爽,怎么回事?慕容黎看人这幅样子,便知道如何让人有精神了,勾唇在人嘴唇上亲了亲,执明说过,阿黎的吻能让他精力充沛一整天,还总是用这句话索吻呢,亲完笑着问“陛下可有力气了?”“有了有了!”要不是阿黎,他比不愿意做这个什么皇帝呢!“那陛下快去吧,要迟了…”慕容黎看着人笑了笑。

   

    这万民百官都说慕容黎是贤后,就连封号都是端宜,因为自从慕容黎嫁给执明,执明就成了一个明君,所以很受百姓爱戴,早膳过后,执明还未下朝,蹇宾,陵光,孟章都在长春宫坐着喝茶,慕容黎给他们斟茶“齐将军去上朝,你即便无聊,也不用大早上就跑来吧?还带了他们两个”要不是陵光和孟章,蹇宾才不会起床呢“我哪里无聊…是他们找我的”陵光喝了口茶,淡淡看了人一眼“你都躺胖了…我是让你锻炼锻炼,再说了…阿黎平日里那样孤寂,你不来陪他?”慕容黎浅浅的笑了笑。

   

    “我哪里胖了!我是累了!累了!”蹇宾摸了摸肚子好像是有点胖了“你就是胖…不信啊?”孟章笑了笑,凑过去用手箍了一下慕容黎的腰,又去箍了一下蹇宾的腰,笑道“你都能分出阿黎两个腰了!话说阿黎你好瘦啊,不吃饭吗?”

   

    慕容黎摸了摸自己的腰,曾经有人称嬛嬛一袅楚宫腰,慕容黎到觉得,不至于一掌可握的地步吧,勾唇道“太瘦了不好,阿蹇的身材刚刚好呢”“听听!我的刚刚好!”蹇宾拍了拍桌子。陵光叹了口气,笑道“贤妃娘娘…怕不是有了吧?”慕容黎闻言也愣了愣,笑着问“有了?”“有了?哪有那么快!”蹇宾一下就跳了起来。

   

    慕容黎笑道“本宫也是问问,你近日身子应该没有异样吧?”虽然昨夜蹇宾才和齐之侃做了,但是要知道,前三月行房事,是不会伤胎的。“我不知道啊...我最近是没什么感觉的”蹇宾摇了摇头,他最近确实没啥感觉嘛…“你注意些吧,小心驶得万年船”慕容黎拍了拍人手背,陵光撑着脑袋说道“阿黎,小殿下整日在太傅那里,怕是要憋坏了吧?炎儿还小,那么急着让他学习做什么?”

   

    “是啊…难不成…阿黎是怕炎儿成为第二个执明?”蹇宾捂着嘴笑了笑。慕容黎闻言勾唇点了点蹇宾额头,说道“本宫是自己身子不好,无法照看…陛下又国事繁忙…才送去太傅那里的”“阿黎总是这样欺负人…”蹇宾捂着自己的额头“阿黎…如果我要是真怀孕了怎么办啊”

   

    “若是怀孕了,便告诉陛下,这可是他第三个儿子,他肯定会高兴的”慕容黎勾唇说道,如今这个孩子只能是执明的,因为文武百官看着,不能说执明的后妃和他的将军私通了吧?

    “可是…这不是他的啊…”蹇宾真的不忍心让执明头上有一片绿油油的大草原“陛下明白的,你若是想保住孩子,便要让孩子姓执,懂吗?”

   

    慕容黎握着人手叮咛“嗯…”蹇宾点了点头,他总觉得这样对慕容黎不好“阿黎…我是不是特别坏?”慕容黎闻言被人逗笑了“你怎么就坏了?嗯?”“我让你夫君…带了绿帽子”这带的不是绿帽子…是种大草原。“这怎么能是绿帽呢,你和陛下又从未相爱过…”慕容黎无奈的笑了笑,陵光拍了一下人脑袋“臭饼,你是不是神志不清啊你?”

   

    “你才神志不清!”蹇宾弹了下人的脑袋。说他神志不清,怀孕的又不是陵光。“现在不是你不确定吗?又没让太医诊脉,怎么知道你怀没怀?”孟章无奈的摇了摇头“对吼!蹇宾拍了下桌子“还没确定!对吧!”“对啊…”慕容黎温温的笑了笑,执炎被宫人领着从外头进来,稚嫩的叫道“母后~”走到几个人身边乖乖行礼“炎儿拜见母后,拜见陵母妃,祺母妃,孟母妃~”蹇宾看见孩子有点开心一下抱住执炎“哎呀~炎儿好可爱啊,让祺母妃抱抱”慕容黎看着炎儿宠溺的笑着,陵光也笑着摸了摸炎儿的头“真可爱!”

   

    执炎坐进了蹇宾的怀里,头头是道的说道“儿臣已经读完了三字经,已经识字,太傅爷爷夸儿臣天赋异禀,儿臣便想来告知母后,让母后也开心开心”蹇宾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看着执炎可爱的小脸就忍不住捏了捏“哎呀圆圆的…真可爱”陵光打掉了蹇宾的手“炎儿还小呢,你把他哈喇子再捏出来了,快放手!”

   

    慕容黎垂眸笑着给几个人重新斟茶“你干嘛打我手!”蹇宾吹了吹“你这个人真的下手好重!”执炎从来惹人喜爱,就连后宫那些不省事儿的,也都特别喜欢执炎,慕容黎招了招手,执炎便起身去了慕容黎怀里,慕容黎抱着人笑道“母后这几日会多去太掖庭看炎儿的,炎儿要乖啊,知道吗?”“嗯!知道!”

   

    蹇宾摸了摸手“陵儿你打我好疼啊…”陵光给人吹了吹“好了吧?你怎么那么矫情啊你…”孟章一直摸着执炎的脑袋“我哪里矫情了?!”蹇宾气呼呼的抓着人手咬了一口。

   

    陵光被人咬了一口,气呼呼的给慕容黎告状“阿黎你看他!”慕容黎无奈笑了笑“炎儿都要笑你们了,身为母妃都没有母妃的样子”“那怎么样?!谁让他打我!”蹇宾也气呼呼的摸了摸手。“好了,陵儿不许在欺负阿蹇了,你们几个若是无聊,便随我一起到炎儿放风筝去?”慕容黎笑着问“好!”蹇宾一听到不用再一个人待着…别提多开心了“走吧阿黎!去放风筝”“炎儿也喜欢风筝!”执炎笑着拍手,过了一会儿,几个人便在御花园的空地上放风筝,慕容黎坐在那里看着三个人陪执炎玩,时不时咳嗽了两声

   

    “阿黎!你怎么了…”蹇宾听见人咳嗽了两声立马跑过去拍了拍人的背“咳咳…”慕容黎拳头微微攥着抵在唇上咳嗽,勾唇摇了摇头“我没事…许是御花园有些风罢了,你们继续,无需管我”蹇宾一听就把自己身上的大氅脱下来给慕容黎了“阿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我陪炎儿他们去玩了”慕容黎看人把大氅脱了,还未来得及叫住那人,那人就跑了,颇为无奈的笑了笑“真是的…”陵光把蹇宾拉到一旁,说道“阿蹇,我觉得阿黎的身子也太弱了,我们得带他一起玩,不然不锻炼,肯定不会健康啊”“那…我们下次带阿黎去扑蝶好不好?!蹇宾一想可以和慕容黎去玩就笑的可开心了“现在就拉着阿黎玩嘛!”陵光说完就笑着去找慕容黎“阿黎阿黎,和我们一起玩吧!”

   

    慕容黎闻言勾唇摇了摇头“我凑什么热闹?你们玩吧”“阿黎~一起玩嘛~”陵光拽了拽人的袖子。慕容黎被人硬生生拉起来,佯装生气道“你也太放肆了,是不是我平时太惯着你们了?”陵光一看就不乐意了“阿黎…你凶我…阿黎…你凶我呜哇哇哇”慕容黎看人装模作样的哭泣,实属无奈“好好好…本宫跟你们一起总行了吧!”“嗯!”陵光抹了抹根本不存在的眼泪点了点头。慕容黎牵着执炎放着风筝,笑的很是开心,几个人跑来跑去的,不远处,齐之侃和执明站在那里,齐之侃笑了笑“皇后娘娘…许久没有如此笑闹过了…”“是啊…执明也好久没见过慕容黎笑的那么开心了。

   

    蹇宾跑着跑着突然间觉得肚子不太对“阿黎…我肚子疼”慕容黎闻言停了下来,转头看人捂着肚子弯着腰,赶紧跑过去“阿蹇!怎么了?肚子痛吗?”陵光和孟章也赶紧过去,齐之侃看见这情景,赶紧跑了过去,执明对身边下人道“还不赶快宣太医!让太医直接去霜阳殿!”齐之侃跑过去把人一把抱起来“阿蹇!没事的,你忍一忍,我带你回去”“小齐…我难受…”蹇宾抓紧了人的袖子头靠在人的怀里。

   

    慕容黎他们几个和齐之侃一起快步走着,慕容黎突然觉得有些晕,停下缓了缓,突然往后倒了一下,猝不及防的跌进了执明怀里,他看见人才缓过来点“陛下…”执明一把抱起慕容黎“走,我抱你去霜阳宫…顺便给太医一起看看”执明也不怎么放心慕容黎,他总感觉最近阿黎精神不太好。“陛下…这不合规矩…”慕容黎怕宫里的人看见,觉得他这个皇后一点规矩都没有,竟然让陛下抱着“规矩?朕就是规矩!”如果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人,这个皇帝做的也没有意义。

   

    慕容黎勾唇靠在人肩膀上任人抱着,被执明抱到霜阳殿后,就被放在偏殿,找了太医过来,他先去了蹇宾那边看情况,太医给蹇宾诊了脉后,说道“禀报陛下,贤妃娘娘已经有孕了,不到半月”“什么?!我有孕了?!”蹇宾睁大双眼看着太医“您没说错吧”“下官怎么会错呢,绝对没错”郑太医笑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太医跪在地上叩拜大礼,执明淡淡的勾了勾唇“朕知道了,你下去吧,开点安胎的药送来”“是…微臣告退了…”蹇宾摸了摸小腹,他这里居然有孩子了?小齐知道了一定高兴坏了吧。齐之侃就在门外听着,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他有孩子了…他有孩子了,执明叹了口气,在人床边坐下说道“朕给这孩子赐名靖,希望这孩子以后能争点气,朕还能找个由头让这孩子入继齐将军”蹇宾有些不自在的咬了咬嘴唇“可是…这孩子…不是陛下的骨肉啊。”

   

    “你怎么这么矫情?朕难道不知道不是朕的吗?只是文武百官朕要交代啊,所以这孩子只能姓执,懂吗?”“好吧…既然陛下不介意的话那就没事了”执明都不在意自己绿的发光,他怕个屁啊。蹇宾向门口偷偷招了招手“陛下可以让小齐进来吗?”“齐之侃,进来吧,朕也要去看皇后了”

   

    执明转身便离开了,齐之侃走进来满脸都是如沐春风“阿蹇”“小齐!我有孩子啦,是你的宝宝”蹇宾笑着摸了摸肚子“小齐的孩子,一定很可爱”齐之侃坐下摸着人肚子,笑道“对啊…一定特别好看,肯定有一双跟你一样的眼睛!”“应该像小齐多一点吧…”蹇宾摸了摸齐之侃的手“小齐准备叫孩子什么名字呢?”“我早就和陛下说了,就叫执靖,等以后他认祖归宗,就叫…齐逸果,如何?”齐之侃是个粗人,不怎么会起名字,所以…

   

    蹇宾突然笑出了声“噗…小齐真可爱,宝宝宝宝,你以后就叫齐逸果啦”齐之侃笑着摸了摸人肚子,吻了吻人嘴唇“辛苦了,以后我每天都进宫陪你,好不好?”“好~有小齐陪我和宝宝,宝宝一定会很开心的”哪里是宝宝开心,是他自己开心。

   

    “我也开心…”齐之侃摸着人肚子,慕容黎被太医诊了会儿脉,太医起身就开始恭喜执明“恭喜陛下,皇后娘娘…又有身孕了,只是…皇后娘娘体弱,想要保胎,定要小心啊”“嗯…朕知道了…下去吧,给皇后抓药去吧“执明看着太医走了直接就亲了人一口“阿黎!太好了!炎儿要有弟弟了!”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2+2)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今天里面有些东西…只能走链接了…😂

https://shimo.im/docs/ikufCFWC6YM6jjDy/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2+2)》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三)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齐之侃是这天下著名的儒将,也是最年轻的战神,接触过他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让人觉得十分舒服阳光的英俊少年,但是熟悉他的人便知道…齐之侃为人腹黑的很,对异己下手果断狠毒,擅长扮猪吃老虎,门外影卫突然出现,禀报道“将军,鱼已上钩”齐之侃闻言勾了勾唇,一边给蹇宾把耳边的碎发挽起来,一边对门外的影卫说道“知道了”“小齐怎么了?蹇宾站起来抱住齐之侃“好久都没有这么抱过小齐了”齐之侃吻了吻人额头“以后有很多机会这样抱我的…我会一直陪着你…”

      “嗯…小齐,刚刚影卫说了什么?什么鱼上钩了?”蹇宾把头放在齐之侃脖颈处“遖宿王新婚,我放了天权要进军遖宿的消息过去,毓埥果然坐不住了,现在应该已经带着他的王后来我们天权拉拢关系了”齐之侃对着人笑了笑“嗯…这样啊…”蹇宾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小齐这是要出去了?”齐之侃勾唇吻了吻人嘴唇,搂着人腰说道“不着急…先给我生个孩子”说着就把人一把抱了起来。蹇宾一下搂住了人的脖子你吓死我了!现在还是白日呢!

      齐之侃笑道“白日又怎样?以前我们也白日做过啊,不是吗?”蹇宾觉得他现在可不比以前,以前那是在山里,去哪里都可以,现在可是在皇宫里。齐之侃抱着人就进了内室,把人放在床上,自己也脱鞋上去了,纱幔被放下去。

      过了几天执明登基大典,也是慕容黎的册后大典,大典结束后,陵光撑着脑袋看着在他寝殿批奏折的执明“你来我这里…就来批奏折的?好歹做做样子啊陛下…”“那你叫两声吧”执明头都不抬继续批奏折。除了慕容黎他谁都不想碰

      “……”陵光一脸懵逼,然后摆了摆手“臣妾是长得不好看吗?”“并不是,只是我答应了公孙不碰你的”执明喝了口陵光沏的茶“你这里的茶…”“我这里都是龙井,自然不比阿黎那里的好,陛下喝不惯也正常啊…”陵光撑着脑袋笑道

    “宫里的人就这样亏待你?”执明看了人一眼“一会儿我让阿黎送些茶给你”其实他今日是想去蹇宾那里的…可是齐之侃来了,他也就不用去了 

      陵光叹了口气说道“你那后宫都不喜欢我…恨不得我赶紧死了,你说…他们觉得我是威胁,是不是就等于承认我比他们都好看啊?”“一般来说确实如此没错…”执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陵光闻言十分愉悦“阿黎性子自小便好,怎么嫁给你越发没脾气了?昨日那些妃嫔去长春宫请安,那个什么张贵嫔说话字里行间都是在嘲讽阿黎,话里含义便是阿黎体弱,这后位能坐多久还不一定呢,阿黎居然都不罚他…”执明听闻探头看了人一眼“你继续说,我倒要看看谁敢欺负阿黎!”

     “臣妾可不是背后嚼舌根儿,阿黎是中宫皇后没错吧?怎么还能让一个从四品的贵嫔给压了一头?臣妾看不过去就说了几句,人家倒好,说嘲讽臣妾亡国之君委身于仇家,这可是对陛下的大不敬啊”陵光已经查到给他口脂下毒的是那个张氏,他不先出手让执明处置张氏,迟早被张氏害死。

     “看来…你心里有数了啊”执明知道陵光说了多少真话,他也不傻“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给张氏一个警告”

     “警告?他下毒迫害高位妃嫔,还言语冒犯皇后,给个警告就了事了?”陵光看着人笑着问“那就打入冷宫…”执明看着人摇了摇头。陵光勾唇道“那我可就代陛下把他收拾了?陛下不会舍不得吗?”“舍得舍得,有什么舍不得的”这世上执明只舍不得慕容黎罢了。陵光笑了笑,那就好办了,他不是不知道后宫那一套,只是不想玩罢了,既然有人要害他,他为何心慈手软?

     

      午后,陵光坐在忻雪亭手里拿着团扇轻轻的扇着,看了眼一旁喂鱼的蹇宾“那个张氏气数也尽了…我准备找个理由把他打发到冷宫里去。”“就是他要害你?”蹇宾喂完鱼,拍了拍手抱起猫“是啊,害我倒不要紧,但是他那样跋扈目中无人,阿黎又好脾气不与他计较,难不成真让他继续狂妄下去?”陵光慵懒的坐在那里倚着栏杆摇着团扇“也对,那就找个理由拖下去吧”蹇宾想了想公孙钤好像说要送什么东西过来“陵儿,公孙好像说要送个什么东西过来”

      “他要送什么过来?哎…随他吧”陵光被阳光沐浴着,觉得舒服极了“我不知道”蹇宾昨日被齐之侃快折腾了个半死,现在实在是没什么力气了。慕容黎在御花园看蝴蝶,宫人拿着网在扑,慕容黎看着也开心,对宫人说道“只扑就好,莫要伤到它们,也无需逮捕…”慕容黎喜欢自由,但他嫁的夫君是这天下之主,注定无法自由,所以不愿意看见这些蝴蝶被折翼禁锢,也不愿意残害同陷深宫的人们。蹇宾远远就看见慕容黎在那边看人扑蝶便带着陵光过去了“阿黎~”

      慕容黎闻声转过头,看见那两人跑过来,明媚的笑了笑“你们慢点…当心摔了…”蹇宾抱着猫走过去“阿黎你看看,小齐送给我的,可爱吗?”陵光哼了一声说道“没我可爱!”慕容黎摸了摸猫“可爱…齐将军啊,果真明白你心里所想,特地送个小猫来陪你”蹇宾都快被陵光逗笑了,这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好好好…我们的陵光最可爱,如果阿黎喜欢的话…就送给阿黎了”慕容黎闻言笑道“我怎能夺你所爱呢?这可是齐将军送你的…”陵光闻言就炸了“臭饼!你说的谁也不给呢?”阿黎怎么一样!”蹇宾觉得慕容黎就需要让人疼爱。

      慕容黎勾唇笑了笑,张氏也来御花园转转,碰巧就看见慕容黎他们三个,殊不知自己现在过去就是往枪口上撞,勾唇摇曳生姿的走过去,勾唇行礼“嫔妾参见皇后娘娘,宸妃娘娘,贤妃娘娘”慕容黎勾唇点了点头“免礼…”蹇宾看都不看人,这要按他的就该让张氏跪着!“阿黎~一会儿我和陵儿陪你去吃饭好不好?”

      慕容黎点了点头“好啊…”张氏起身笑道“二位娘娘好雅兴,在这儿陪皇后娘娘扑蝴蝶,这一会儿可要刮风了,皇后娘娘身子单薄,可别被风吹跑了”蹇宾不说话,他等着陵光说话,毕竟…这可是害他的凶手“陵儿,有些事…是不是该做了”

      张氏闻言还不知道是什么,慕容黎也一脸茫然,陵光勾唇道“张贵嫔…本宫前几日差点被人迫害的事情,你可知道?”“这…臣妾不知…”蹇宾就站在一边看着人撒谎,这个男人可真会睁眼说瞎话。陵光闻言冷笑了一声,走近人问道“你会不知?本宫查过了,太医署的记录上,只有你宫里的人去过太医署领夹竹桃,你还说不知道?”这张氏也是蠢,实名制杀人啊,能混到这个位分不容易啊。蹇宾都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人也真够蠢的“噗…你实名杀人?也真够蠢的啊”

      张氏闻言愣住了,慌了一下“嫔妾…嫔妾没有做过,那也有可能是宫人私自去领的!”“嗯…说的也是哎~陵儿你说说怎么办吧”蹇宾摸着猫看着张氏,这个男人死到临头还狡辩?慕容黎闻言也有些怒气了,只是他性子温婉,发怒也温柔的厉害“张贵嫔…宸妃说的可是真的?”“臣妾冤枉啊…”

      蹇宾闻言直接笑出了声“张贵妃还觉得冤枉?本宫可是亲自去了太医院问的太医啊”张氏一听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慕容黎深吸了一口气,无奈道“你糊涂啊!既然证据确凿…本宫只能秉明陛下了…”今天早晨陵光才给蹇宾说昨日陛下去了他那里,大概的事情执明已经清楚了“陛下早就知道了,而且…早就把决定权交给了陵儿”“陵光手里摇着团扇,说道“阿黎是皇后,自然该阿黎处置…”慕容黎叹了口气,说道“迫害宸妃,罪不可赦,念你为陛下诞下了二皇子,去冷宫吧…”张氏直接爬过去就抱住慕容黎的腿“皇后娘娘开恩啊!臣妾是…是一时鬼迷了心窍…”宫人将人拉开,陵光挡在慕容黎前面“还不快点把他扔进冷宫去!”

      “是…”宫人立马把张氏拉了下去,蹇宾觉得张氏这个人真的是愚蠢至极居然伤害他的朋友“阿黎…你累不累?累了我们陪你去歇歇?”慕容黎闭上眼睛缓了缓“本宫无碍…没事的…”蹇宾叹了口气现在的慕容黎太死气沉沉了,蹇宾觉得慕容黎需要一个活物的陪伴“阿黎…阿白就送给你了”“阿白?”慕容黎疑惑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是这只猫“你不会舍不得吗?”蹇宾亲了亲怀里的猫顺便再最后撸一把“不会…阿黎在我心里比阿白更重要。阿白,以后你就要好好跟着阿黎了知不知道?”

      “喵呜~”猫咪叫了一声,慕容黎对着蹇宾笑了笑“既然你有意送本宫,本宫就不推脱了…”“以后我会去你宫里看看阿白的”蹇宾摸了摸猫咪的头。陵光在一旁就不高兴了“说好的不给任何人呢?臭饼!”慕容黎接过猫咪笑了笑“陵儿,你若是喜欢这些,不如让公孙丞相给你弄一只小狗来?”

      蹇宾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齐之侃昨日说的话了“啊!我想起来了…公孙说今天给陵儿送只孔雀来!”陵光闻言楞了一下“啊?还真给我整了只孔雀回来啊?”蹇宾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嗯…听说你要,他就给你弄了一只过来”慕容黎垂眸笑了笑“看来公孙大人很是在乎陵儿呢,不如陵儿就好好养着孔雀,日日盼他开屏”

      蹇宾只记得以前齐之侃说过孔雀,但是也有些记不清了“之前听说孔雀求偶的时候会开屏呢?”“孔雀求偶?你们觉得孔雀像不像公孙大人?”慕容黎想了想然后捂着嘴笑起来“像!像极了,尤其是那一身蓝”蹇宾在一旁笑的肩膀都抖了起来

      陵光看两个人笑的那么开心竟也跟着笑了起来“看着阿黎温温婉宛的,怎么玩笑开的那样拿手?”慕容黎也笑了“我只是觉得像罢了”蹇宾觉得齐之侃特别像狼,照这么说…他确实该养一只狼“那我是不是该养一只小狼?”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二)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09118650610717】

和这个女人一起写的 @大腰子虚的会长 且看且珍惜吧…

《钧天实录:齐之侃的开挂人生》

此文仅图一乐,梗都是各大宫斗剧借鉴,执黎从乾隆帝后路数,禁止上纲上线,踩雷自己走,多谢合作


   钧天325年,共主啟昆崩逝,一时间诸侯并起,天玑,天璇,天枢,天权四大属国在雾澜开战,天权上将军齐之侃,有追风战神之称,只不过一个月就攻破了天璇王城,接着就是天玑,齐之侃骑着战马在天玑城门下,抬头看见尊贵的天玑王站在城楼上,一身白衣恍若谪仙,齐之侃的记忆回到了三年前…

   

    那时他和蹇宾在云蔚泽相拥,齐之侃抚摸着人后颈说道:“阿蹇…此生我齐之侃…定不会负你…”那时蹇宾温笑着点了点头,齐之侃看着楼上的人“天玑国主,如今你无路可逃了,降还是不降?”

   

    “本王…誓死不降!”要是能回到当初蹇宾只盼从来没有遇见过齐之侃,若是那样如今再次相见便不会心痛。齐之侃看着人,心里隐隐作痛,副将作势就要攻城,齐之侃抬手阻止,看着人问出:“何故不降?”蹇宾看着城楼下的那个少年缓缓说道:“本王是国家的王是绝对不会投降的!”蹇宾的骄傲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投降的。“齐之侃…你说过不会负我的…你骗我…”蹇宾知道齐之侃身不由己,可是既然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为何要许他承诺?他闭上眼睛释然的笑了笑,一切都结束了,他纵身直接跃下了城楼,齐之侃心猛的沉了一下,轻功起身踩着马头腾起来,飞奔了过去“阿蹇!!”齐之侃一下腾起把落在半空的人一把接住。

   

    “齐之侃,你做何救我?!”蹇宾心里其实还是舍不得齐之侃的,他喜欢了齐之侃那么多年,不可能说放下就放下。齐之侃紧紧的抱着人落在地上,他定定地看着人“因为我爱你…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要带你回去…阿蹇…跟我走吧”“小齐…国破了…我只有以死才能谢罪”或许只有他的死亡才能换来这满城的百姓的安宁…

   

    齐之侃闻言红了眼睛,低头吻住人嘴唇,闭上眼睛,一滴泪滑了下去,副将和那些大军们就在那里看着,并且心里叹息。蹇宾是没有活着的打算,吻完他就该了解自己的性命了“小齐…既然今生不能在一起…那么我们来世…”“没有来世!我只要今生…”齐之侃给人拭去眼泪,抱着人站起来,转身朝大军走去,喊道“撤军!”“小齐!”齐之侃的力气太大了…大到蹇宾根本挣脱不开“小齐…我只是个亡国之君,你何必…”齐之侃根本不听蹇宾把话说完“我会送你入宫,你会是吾王的嫔妃,但你放心,吾王绝不会碰你,我和他说过,我帮他夺天下…他帮我保护你…”齐之侃不能娶蹇宾,因为蹇宾和他身份有别。

   

    而天璇那边也是战败,按照约定他们送去了天璇的第一美人,也就是曾经的天璇王陵光…

   

    朱雀殿里公孙钤看着被送来的陵光…曾几何时他也是天璇的子民,只不过这一身文采在天璇毫无用处…如此他便来了天权。

   

    陵光倚在床边喝着酒,这个宫殿,是执明专门为他辟出来的,并赐名朱雀殿,执明说封他为陵妃,但是他一点也不在乎,更不稀罕,他觉得羞耻,恶心!他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男人,看着公孙钤,吼道“滚!!”公孙钤站在殿里看着陵光,他与陵光也算是旧相识了,虽然比不上陵光与裘振的青梅竹马…“陵妃…”

   

    “不要叫我陵妃!!我不是!!我陵光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陵光闻言打翻了一坛酒,摔碎了酒坛…“陵儿…你还记得我吗”公孙钤怕人扎到脚便过去给人收拾碎片。“不记得!!统统都不记得!!”陵光喊的声嘶力竭,他恨执明,也恨公孙钤,他恨这里所有人!“陵儿…”公孙钤叹了口气,陵光不是不记得他…分明是恨他啊。

   

    “滚!!你给我滚!滚!!”陵光愤恨的看着人,裘振是他的家人,如今也因为保护他而死,而公孙钤…当初口口声声说心悦他,口口声声啊…结果呢?公孙钤被人拿着酒坛砸到身上也不躲,这都是他欠陵光的…“陵儿…别气坏了身子”

   

    “陵儿…?呵…公孙钤…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啊?”陵光笑的轻蔑,发丝黏在嘴唇上,眼角泛着红,他爱的人,终究是负了他,那这爱到底算是什么?公孙钤握紧了拳头“我现在是天权的丞相,执明便是我的王,我为我的王上打天下,何错之有?当初是你看不见我…所以我才来到天权,但即使是这样我对你的爱也从没有变过!

   

    “爱我?公孙钤…”陵光撑着床边站起来看着人,步子不稳的踉跄了一下,轻蔑笑了笑“可我不爱你…我永远都不会爱你…永远都不会!”他爱啊…可是他也恨啊…“那我爱你就好了…我爱你…就好了”公孙钤叹了口气,哪怕陵光不爱他,但是他始终未变“陵妃多保重,微臣告退…”

   

    陵光看着人出去,便笑了起来,跌坐在榻上,闭上眼任眼泪流下去。

   

    天权王执明的王后,是钧天瑶光郡慕容世家的嫡子慕容黎,十六岁嫁给执明,如今已经五年了,他就如同一朵解语花一样,瞬间能够感知到执明情绪的变化,执明对他用情至深。这天慕容黎亲自下厨做了菜,和人坐在一起用餐,勾唇给人夹了虾“王上,尝尝臣妾的手艺”“嗯…好吃,阿黎手艺又长进了”执明虽然后宫有陵光那个美人可是弱水三千,他只要慕容黎。

   

    慕容黎从十六岁时便有钧天第一佳人之称,也是同年下嫁执明,第二年就为执明生了一个嫡子,名唤执炎,如今也已经两岁了。慕容黎闻言温润的笑了笑“王上喜欢便好,臣妾看王上眉头紧锁,后宫又不得干政,臣妾着急也是白着急…总之啊,齐将军一定会顺利拿下天枢的,王上别担忧了”

   

    “本王自是相信阿侃的。可是阿仪说了…他要让我帮忙保护天枢王,这可真是头疼,我的后宫怎么那么多人?”执明这一生只有三个愿望一是一统中原,二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三…自然是儿孙满堂了…

   

    慕容黎闻言笑了笑“你后宫十个妃嫔,你总是往臣妾那里跑,不合规矩,炎儿如今也两岁了,臣妾想把他送到太傅那里去,王上觉得如何啊?”“既然阿黎开口了,那就送去吧,让太傅好好教育他…”执明是真的不想要那么多人,他的后宫要那么多人干嘛啊…

   

    慕容黎勾唇点了点头,看着人吃饭,想了想又说道“臣妾一会儿去看看陵光吧,他现在一定不怎么好受…虽然他可能会恨臣妾…但臣妾毕竟和他有些情分在…”“那便去吧,不过阿黎,你要记着万事小心…”执明拍了拍慕容黎的手。

   

    “会的…”慕容黎自小体弱,以前倒是生性活泼,只是这些年沉淀的温婉安静了,并且他在生执炎的时候伤了身体,底子就更差了,虽然执明也找了太医给调理着,可是这些年也就那样。饭后,慕容黎端着饭菜进了朱雀殿,看见那人躺在地毯上,说道“陵儿…本宫来给你送饭来了”“出去…”陵光此刻根本不想见任何人。

   

    “本宫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八宝鸭,从前你不是说很喜欢本宫做的这道菜,吃两口吧”慕容黎端着托盘过去把菜放在桌子上。“我不吃!你出去!”陵光抬手一挥便打掉了慕容黎手里的盘子。慕容黎看着盘子被人打翻,垂眸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蹲在人身边,握住人手“陵儿…”陵光根本就不想说话,现在他没了国家,没了裘振…没了爱情,他什么都没了…

   

    “弱肉强食…物竞天择…王上若是不吞并诸侯国…我们就会被吞吃,没得选择…但是只要你活着…你在我身边就好…”慕容黎握着人手颤着声说,陵光闻言一把推开人,慕容黎摔在地上,一阵难受,捂着胸口脸色瞬间苍白“啊…”

   

    陵光看见慕容黎难受便也顾不得什么仇恨了“阿黎…你没事吧,是不是那里摔疼了”慕容黎虽然难受,可是看见陵光如此紧张在意,心里很是开心,陵儿没有恨他,他看着人摇了摇头“陵儿…可不可以…不要恨我…”“阿黎…我不想恨你…可是国仇家恨让我不得不恨啊”陵光其实也不想恨慕容黎的,他也明白是执明下的命令,成王败寇他怨不得任何人。

   

    慕容黎看着人红了眼眶,一时气血郁结,有些头晕便靠在了陵光怀里。陵光见此赶紧让宫人去叫太医“快去叫太医!你们都聋了吗?!要是阿黎有事我就杀了你们!”


新坑能不能结束…就看心情了…🚬

@大腰子虚的会长 和这个女人一起写的…刚刚是真忘了,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了

厕所安灯
马振桓:易恩…我想在厕所里安个灯
易柏辰:咋的?你要在马桶背后安灯?你想干嘛?上厕所的时候成仙啊…不是那你不如安在马桶里好了…通往异次元的入口嘛!
马振桓:易柏辰…你的脑子里都有些什么东西啊!(暴打易柏辰)


牛蛙洗澡
易柏辰:马马…我想吃牛蛙
马振桓:易柏辰你是被牛蛙洗过澡吗?!
易柏辰:哈?
朱戬,查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易柏辰你被牛蛙洗过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易柏辰:马振桓你这个ABC你才被牛蛙洗过澡!



如来佛祖
吕昀峰:这是什么?什么?
查杰:山…山…
吕昀峰:如果是山我还用的着画五个吗?!
彭昱畅:手?
吕昀峰:很接近了,你看看那个耳垂,什么人的耳垂才能那么大?
马振桓:如…如来佛祖?
吕昀峰:哈哈哈哈很接近了
彭昱畅:如来手掌???




如来佛祖是我们可爱的芳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吕昀峰真的是灵魂画手了!

这要是能睡到马振桓此生无憾!

还是天天p图p的…真好看

大家看!这是什么小美人啊!!

发一下我p的马振桓女装

性感马振桓,在线女装!

孩子静悄悄(二)

ooc,ooc,ooc


今天也是短小的一天呢



★★★★★★★★★★★★★★★★★




      蹇宾脸一下涨的通红,估计可以煎鸡蛋了…“阿煎怎么惹?”蹇宾的心上承受了暴击!妈呀…一脸无辜的表情说出这种话真的好吗?“本王无事…”齐之侃觉得人脸这么红不像没事的样子,就伸手摸了摸。





      “阿煎是不舒服吗?”齐之侃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手里还有泥巴就这么摸了上去。也就只有齐之侃敢这样给大猫画胡子。





      蹇宾完全不知道自己俨然成了一个大花猫,他红着脸把人抱起来“小齐我们回去了…”这下好了不止脸上,蹇宾身上都是泥巴了。





      回去的路上宫人们一路都在窃窃私语“王上这是和“负心汉”的私生子一起去泥潭里打滚了吗?”好嘛…这下不仅齐之侃成了负心汉,蹇宾也成了一个悲情人物。大家都说王上对王夫用情至深,深到帮人家养孩子…





      “嘤嘤嘤,王上真可怜…”“就是就是!王夫就是一个大猪蹄子!”“王上还帮大猪蹄子养孩子…”齐之侃哪里知道自己成为大猪蹄子了哟。





      一路上齐之侃看到新奇的东西就想伸手去抓“小齐…你不要再动了…”这一路上要不是蹇宾抱着他,恐怕现在已经有四只蝴蝶,两只小鸟了…“可是…可是…那个好看,想要送给阿煎”蹇宾的心再次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不行了,不能再让齐之侃这样下去了。回了宫后蹇宾把齐之侃交给宫人让人带下去洗澡。离开蹇宾齐之侃哪里肯“鼻要!窝要和阿煎一起洗澡澡!” 





      搞事的人从来不缺,也不知道这天玑朝堂上下是怎么了?见到王夫不在就可劲儿的给王上拉媒,你又不是天璇的魏丞相!拉什么媒!这不…王大人听说王夫今日不在府中就来给蹇宾说媒了。进来的时候蹇宾和齐之侃这两个大小泥猴正抱在一起。





      ‘哎哟妈呀…王上怎么这么脏?’王大人都不敢抬头看,这王上是去泥潭里打滚了吗???齐之侃看见王大人就不爽,这些人总趁着他不在妄图给蹇宾说媒。于是齐之侃抱着蹇宾脖子喊娘亲“娘亲,这个丑伯伯是谁啊?”








😂😂😂每天都很短小